来自 娱乐 2019-06-18 11:14 的文章

与搜子同屋的曰子光时,被和尚大肉捧征服的女侠,完结小说《大风水师》全文免费阅读

 

第1章 神宫邪

“你是大师?”

 

女人一脸你在玩我的表情,对谢林上一通打量:“二十四五的男生,样子长的还可以。白白净净的,风华正茂的年纪。什么不好?学神棍骗钱。”

 

说到骗钱二字,女人脸上鄙夷的神色又加重了几分。

 

“咳咳,”

 

谢林尴尬的咳了两声:“女士,您可以不相信风水算命,但别叫我骗子行不?再说您专门打电话把我叫到小门脸儿来,是特意数落我的?”

 

女人一下想起了什么,正了正神色:“找你当然有事。不过,我只相信老钱。谁知那老头推三阻四,把我推给一个毛头小子。你有什么本事呀?”

 

谢林一听钱串子介绍来的,顿时没了好脸色。

 

那老小子平时只接轻松容易解决的活儿,一旦有什么棘手的,一准推给谢林。

 

不过,女人接下来的一句话,倒让谢林消了气:“你跟我走一趟吧,真能处理我家的麻烦,我给你两万。”

 

钱。

 

谢林现在最缺的就是钱。

 

“不过,”

 

女人又说:“你能看出我为什么事找你吗?”

 

谢林看了女人一眼,面上神色如旧:“你父母宫暗,尤其左边父亲部位,有一股墨水在水中晕开似的淡淡灰色。说明你爸爸最近生了个病,怎么治都治不好。”

 

女人说:“对。”

 

“也不是什么绝症,只不过头疼脑热感冒发烧的,吃了不知多少名贵的药。可不知怎么,就是不见效。”

 

她大姑是个信神信鬼的,说老爷子年龄大了火气低,怕不是一不小心冲撞了什么,才叫她出来找个阴阳先生回去看看。

 

两人说话间,已经上了车。

 

白色宝马一路飞驰,载着谢林来到一座居民楼下。

 

谢林一下车,立即打量了一下四周。

 

这栋居民楼修在闹市,而且整个菜市场,围绕这栋居民楼展开。

 

也就是说,整个菜市场成天排放的污气和血水,蒸腾上去全被居民楼的住户给吸收了。

 

谢林眉头一下蹙了起来。

 

女人一见,以为谢林在想自己这么有钱怎么还让老人住这样的地方。主动解释:“我爸爸喜欢热闹,这地方是他自己挑的。”

 

谢林没说什么。

 

两人一路攀爬漆黑的楼梯,来到九楼。

 

女人开了门先进去,谢林后脚一跨进去,便见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老人。谢林刚想开口打招呼,却一眼看见了老人身上衣服。

 

一身白底黑面夹棉大长袄,一双冥制长筒尖头黑靴子。

 

头上一顶尖尖小黑帽。

 

在桐城,只有死人才这么打扮。

 

老人一直低着头,似乎感觉到谢林的打量,抬头看了他一眼,见谢林没有转开眼,随即露出一张你怎么能看见我的疑惑脸。

 

谢林发现这是一老太太,脸色还绿绿的。

 

我去?怎么回事?

 

谢林会相术,她一抬头,谢林就知道她不是人,脚底顿时生起一股凉气:怎么回事?我以前看不见鬼呀?

 

“小伙子!”

 

女人声音响起,谢林一转头正看见女人搀扶一个老头从里面出来,老人高高瘦瘦的,看的出年轻时的丰神俊朗。

 

再转头,木椅子上的老太太已经不见了。

 

“兰心,这就是你找回来的大师?”

 

老人和女人一样上下打量谢林一阵:“自古英雄出少年呀。不过”

 

不过能行吗?

 

言外之意不用说。

 

谢林看了老人一眼,他一脸病色加上财帛宫发黑,说明为治病已经用了不少钱,几乎快把自己的积蓄掏空了。

 

财帛宫位在鼻子,又叫神宫。

 

神宫发黑,主撞邪。

 

而神宫属土,土对应四肢。

 

看到此处,谢林问老人:“老爷子,请问你现在每天晚上睡觉,是不是感觉虎骨发凉,而且只有虎骨一个部位?”

 

所谓虎骨,即人的上臂。

 

人的胳膊分为两截,相书上把和手掌挨在一起的叫龙骨,和身体挨在一起的叫虎骨。

 

“对呀!”

 

老人一听,有些惊讶:“真奇怪了!身上其他部位很暖和,怎么只有虎骨发凉,那个凉,真和骨子里沁出来似的。”

 

兰心脸色也变了。

 

他真的看一眼就知道这么多?

 

于是又问:“爸爸,你不是说你每天晚上看到你跟他说一下。算了,还是我说吧。我爸爸说他每天晚上睡的半梦半醒时,都看到有鬼一只接一只的从门口爬进来,一直爬到床上。你说这是做梦,还是有人和书上说的那样,在用邪法害我爸爸?”

 

谢林在女人说话时,已经在老人的卧室走了一回。屋里的摆设没什么问题,不过这床却正好对着横梁。

 

阳宅风水学上,横梁压床,人会生心脏病的。

 

不过老人却没生心脏病,生了一个怎么都治不好的鼻炎。

 

这就有点奇怪了。

 

而且看老人的面相,不仅神宫皮下现黑色,印堂也有一道悬针纹直指神宫。

 

在古代,相士们将神宫比喻为人,印堂上的悬针纹比做一把悬挂在人头上的的利剑。哪天利剑一落下来,就会将人劈成两半。

 

也就是说,老爷子生的这个鼻炎,别看现在没什么大不了的,搞不好有性命之忧。

 

“你怎么知道是鼻炎?”

 

兰心记得,自己没有告诉谢林爸爸生的什么病呀。

 

她也知道谢林确实有实力,一下慌了问:“那么怎么办?大师你可要救救爸爸,只要你有办法,不管出多少钱我都愿意。”

 

谢林微微一笑,心想自己要是个江湖骗子的话,你已经钻圈套里的,在狠狠的把你一忽悠,教你晕头转向,乖乖敞开钱包。

 

不过自己不是那种人,外公从小教自己看相算命的时候就告诉他天地有正气,要做一个心怀诚敬的良善之人。

 

谢林把头向窗户一转:“你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吗?”

QQ截图20180728165913.jpg

第2章 鬼门口

知道才怪了。

 

谢林也不绕弯子, 毕竟是个很容易解决的事儿。

 

他指了窗户外面。

 

窗户的正对面五百米的地方,有两栋商贸大楼比邻而立。两栋楼房之间有一段距离,远远看去向两根木棍。

 

“这种风水,叫天斩煞。”

 

谢林说:“这个天斩煞正对老爷子的窗户,而窗户又对床。会对人产生不好的影响,那个风水又大,见效快。没估计错的话,老爷子搬到这儿不超过三个月,而生病却有一个多月了对吧?”

 

“对对对。”

 

兰心从领回谢林,一直在观察他一言一行,见他说话行事沉稳,从来没有张口胡来,说出的话都和老爷子的症状一模一样,不由对他又相信了几分。

 

兰心赶忙问:“这个天斩煞,要怎么破呢?”

 

谢林向对面又望了一眼:“两楼比邻而中空的风水,名天斩煞。你没发现,那两栋楼腰部的位置,正好被比它们低一半的建筑拦住了。只剩下上空两个探头的空隙,还对着老爷子的床。这个缝隙和横梁连成一线,成了穿心煞。”

 

“有什么区别吗?”

 

兰心问。

 

“当然。”

 

谢林说:“天斩煞主血光之灾,曾经有人住在天斩煞气对面,后来风水生了大效果,仇家找上门杀了他们全家。这在十几年是个大新闻,你应该听说过。”

 

“而穿心煞让人生病,顾名思义,无外乎心脏病。”

 

“可这穿心煞,不仅穿心,还对人脑部有极大伤害,人如果长期住在里面,会导致心脑血管疾病。”

 

“可鼻炎?”

 

兰心有些疑惑:“不算心脑部位的吧?”

 

谢林一笑:“怎么不算,鼻子生在头上,鼻窦正好生在脑腔子里和脑部相连。鼻子生病,比如鼻炎,会影响整个大脑和人的情绪,怎么算不上脑部呢?”

 

“那老爷子天天半夜看到鬼往自己床上爬又是个什么情况?”

 

“这正是我要说的。”

 

谢林正打算搬个板凳坐下,本来在客厅喝茶的老爷子听到谢林说的这么专业,有理有据的,也搬个小板凳进来了。

 

他也想听听,自己这病到底怎么生的。

 

谢林说:“别的地方的穿心煞,或许只有这么个风水格局。但你们可特别了,对面穿心煞和床相对的位置,正好在艮位的鬼门线上。那个风口,正好是鬼门口。每当吹风的时候,鬼门里的鬼顺鬼门线爬出来,正好到老爷子床上为止。”

 

而老爷子为什么会生这个病呢?

 

因为他挡住鬼门口出来的鬼的去路了。

 

三世书上说:大凡从鬼门线爬出来的鬼,多半是从地府出来的有冤之鬼。它们或者被人害死,或者生前有什么仇怨因果未了。每回巽风吹过黄泉时,有些鬼会顺风到鬼门,爬到人间。

 

这些从鬼门出来的鬼,赶去办事的多。

 

因为地府的时间流速和人间不同,它们怕被阴差抓住所以赶时间,都十万火急的。从鬼门口顺鬼门线出口,一看出口躺着个人,那还得了?

 

因为人身上有三把火,一把在额头两把在双肩。

 

鬼魂们要去人间,必须从人身边过去。

 

如此一来,会被人身上的阳火灼伤。

 

所以从鬼门里爬出来的那些鬼都恨死这个老家伙了,好不容易经过风刀霜剑从地府里出来,还得忍受阳火灼魂之痛,搁谁谁不气?

 

一定是那些鬼想了法子,趁老爷子睡时,把他两只胳膊露拉在外面露着,让他虎骨受了凉,继而引发了病症。

 

毕竟现在临近过年了,大雪都下了几场,这么冷的天,屋里又没个空调什么的,能把胳膊放外面露着?

 

“喔,这么回事?”

 

老爷子听了我的话,冷不丁呵呵一笑:“原来是我讨嫌了人老了,上哪儿呆都挡路。你们也别给我治这个病了,让我死了敞亮。”

 

“爸,不许胡说。”

 

兰心安慰他:“不管用什么方法,花多少钱我都给你治好。小啊不,大师,有什么办法吗?用不用画个符驱个鬼什么的?”

 

谢林心中发笑,自己又不是神棍。

 

“没那么麻烦。”

 

他四下打量了一眼,只见这套四室一厅的房子空荡荡的,只有除了几样简单的家具,连空调都没有:“搬出这里就行了。”

 

兰心立即拍了拍老爷子:“爸,从今儿起你搬到我那儿去住。”

 

“不去不去。”

 

老爷子坚决摆摆手:“我人老了给你们添麻烦,再说了,女婿能乐意吗?上回为你提了一句叫我过去住几天,女婿跟你闹气几天没回家的事,你当我忘了?”

 

兰心态度坚决:“我不管,等下我就叫司机来搬东西,那个王八敢说什么吗?再说了,他这段时间也不在家。”

 

“去哪儿了?”

 

老人一听,回过头看兰心:“上他小老婆那儿住去了?”

 

兰心没说话,算默认。

 

“混账东西!”

 

老人手中的拐杖拄的地面咚咚咚想:“当初要不是你妈,我才不会让你嫁给那个混账东西。”

 

“算了。”

 

兰心深知道家丑不可外扬,抬眼望向谢林:“大师我爸爸只须搬出去就行?用不用去医院做做检查?”

 

谢林摆手:“不去,去了也没用。”

 

“老爷子这是病是由阴邪入体引起的,叫风邪。只须用中药小柴胡煎汤饮用,连续七天睡前不间断。七天过后病立马就好。”

 

“真的?”

 

兰心有些不相信:“这么简单?”

 

她怀疑也很正常,毕竟之前在医院花了几万块都没只好,现在只用一味小柴胡搞定了?去医院买一包,不过三十来块钱吧?

 

“这样,”

 

见兰心有所怀疑,谢林主动提出说:“你先带着老爷子离开这个地方去你家住,连续七天煎小柴胡汤给他喝,七天过后老爷子病好了的话,你再给我付这回看风水的钱怎么样?”

 

后来,七天一过,谢林的银行账户里立马多了三万块钱。

 

兰心还主动打电话告诉他,老爷子喝了七天的小柴胡汤,感觉浑身都舒畅了,后来去医院一检查,什么病都没了。

 

兰心出手也大方,给了谢林三万。

 

毕竟没有谢林,她可能还会花上更多的钱,也保不住老爷子的命。

 

因为她还特意打电话问过那房子前主人,前主人说以前自己的妈妈独自一人住在里面,也老说见鬼,后来老太太得心脏病死了。

 

死前几天,还一早知道自己会死似的,提前穿了好寿衣寿鞋子,戴上寿帽。

 

后人发现她死时已经是几天后的事了,她穿着一身黑寿衣,孤孤单单在客厅的沙发上缩成一团。

 

谢林一听,想起那天进门时,看到的沙发上的老太太。

 

他一时没有深究自己怎么会看到鬼,只在挂了电话后,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银行卡短信,将刚刚兰心转的三万,一分不剩全转给了另一个账户。

 

账户的另一头,收件人是自己姑父。

 

谢林十岁时,家中发生大变。

 

家里翻修房子,挖出一口大红棺材。

 

一夜之间,他爸疯了似的拿起菜刀,将睡梦中的外公外婆妈妈弟弟全部砍死,然后放火自杀。但现场,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人的尸体。

 

谢林由于贪玩,半夜和小伙伴约好去雁塘捉青蛙才幸免于难。

 

后来,谢林的记忆中只有红色。

 

那些沾在墙上和天花板上,流淌在地上,糊在亲人们身上的红,还有那句沾着血在白墙上写的诗:细看不是血无香,天风吹的香零落。

>>>>本文《大风水师》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