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6-18 11:23 的文章

啊太深了好疼你轻点好么,老师,祁少追妻路漫漫小说 祁少追妻路漫漫最新章节阅读

 随着深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门外的轮椅声由远而近地传来。

米白色的kingsize大床上,一具娇小的身子面对着白色墙壁,那原本就紧张不已的心,几欲跳出嗓子眼。

他来了?!

那个又凶又残还要跟自己订婚的老男人。

被送来之前,父亲宁有福告诉她,只要她跟祈家二少爷祈佑南订婚,宁氏的危机便能解除。

宁有福为挽救宁氏危机,便提出要跟祈家联姻。

祈家也同意让宁家的女儿嫁给祈佑南。

祈佑南是残疾的事早已在整个帝都传的沸沸扬扬,宁有福把小女儿宁歆视为心尖宝,怎么愿意将她嫁给一个残疾,所以只能让宁檬这个不受宠的大女儿来。

可她刚大学毕业,才二十一岁,正值青春大好年华,对方听闻却已经四十岁。

说句难听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而今天便是她跟祈佑南的订婚之夜。

宁檬正想着,房门被推开,听着那轮椅声越来越靠近。

宁檬吓得不敢动弹,身下的床单再度被抓紧,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害怕?”祈佑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人意外地是声音富有磁性,成熟中带着稳重。

宁檬还是不敢回过身子,背对着点头,“嗯。”

轮椅上的祈佑南看见这浑身颤抖的小女人,嘴角不禁上扬起些许弧度,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扶手,“怎么,今晚是打算一直背对着我?”

“没……没有。”宁檬吞吐道,僵硬了好几秒之后,这才回过身子,看向祈佑南。

首先看到是那双坐在轮椅上的腿,她顺着这个角度一直往上,在看到祁佑南的样子后,宁檬的眼睛瞬间睁开,甚至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眼前这个人真的是祁佑南?

一张如同雕刻一般俊美的脸庞,轮廓分明,那双漆黑的眼眸就像是有魔力,一旦触及上就被会吸引住。微微敞开两个纽扣,隐约地可以看到他那健康的肤色。

整个人的气质矜贵,似乎没有因为他坐在轮椅上而显得狼狈和不自信。

“你……”宁檬发出了声音,只是发出一个字。

祁佑南从宁檬刚才眼神变化中看出她的难以置信,嘴角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你好像很惊讶,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三个字一下就把宁檬拉回现实,宁檬慢慢地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害怕。

“你……是祁佑南?”

祁佑南看着宁檬那双黑白分明的杏眸,宝石般的瞳仁水盈盈,精美的脸蛋也从刚才透白慢慢恢复过来,脸色像是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潋滟又带着几分娇媚。

“难道帝都还有别人敢叫这个名字?”

宁檬看着祁佑南的手放在腿上,这个意思就已经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祁佑南身有残疾,听说是意外造成的。

传闻中也有说他被毁容,所以样貌丑陋,可是眼前这个他明显没有。

他的颜值很高,果然传闻不可尽信。

宁檬此时放松下来,一直悬着的心慢慢回到原来的位置。

可是又因为祁佑南的话再次提起,“宁有福果然有福气,女儿长得不错……”

宁檬不安地眨了眨眼,不敢和祁佑南直视。

祁佑南见宁檬低下头,试探地唤了一声,“宁檬?”

宁檬抓紧了手里的被子,点头,“嗯。”

然后,便没有说话。

空气安静。

甚至连两个人的呼吸声都可以听见。

“过来,扶我上,床。”片刻,祈佑南忽然开口。

啊?

宁檬一怔,这是要……

“怎么,难道你以为我这腿能自己上去?”祈佑南揶揄道,又看到宁檬脸上的窘迫,不由心生戏谑,“快点,这都后半夜了,得抓紧时间。”

祈佑南这话让宁檬越来越以为祈佑南要跟她干那个事,又有些害怕起来。

祈佑南是帅,而且看不出老。

可自己才二十一,就要被老牛吃,还是有些无法接受。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宁檬的内心受尽了煎熬。

“不愿意?”祈佑南忽然问道。

“没,没有。”

宁檬赶紧摇头。

现实终究还是要面对的,她今天到这里的目的也是为这个,没办法逃过去。

宁有福把她送到别墅来就是为了伺候祁佑南。

想到这里,宁檬微微叹气,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

只有几步的距离,宁檬觉得走了好久。

终于到了祁佑南的面前,宁檬站着不动,不知所措。

祁佑南抬眸,墨黑色的眼眸犹如大海那般深不可测,“还愣着做什么,快点!”

听到“快点”这两个字,宁檬越发觉得祈佑南是迫不及待地想做那事儿,心砰砰地直跳。

不过,还是俯身去扶祁佑南,可是她一个小女子要扶起这么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

几次失败后,宁檬索性把轮椅直接推到床边。

她伸手抱着祁佑南的腰,祁佑南的手顺势搭在她的肩上。

宁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移到床上,人早就累喘吁吁。

宁檬刚想站起来,结果重心不稳,直接扑到在祁佑南怀里。

“似乎,你比我更着急。”

QQ截图20190328131404.jpg

第2章 那是绝配

“我没有。”

宁檬马上就爬起来,可是好像因为刚才扶祁佑南耗尽体力,又好像老天一直跟她作对,一直爬不起来。

祁佑南面带笑意地看着宁檬一脸囧样,“还没开始就累了?”

“你……”宁檬红着一张脸,不知该如何应答,随后又小心翼翼地从祈佑南的身上下来。

睡在祈佑南的右边,伸手按着自己怦怦直跳的心。

对于即将要做的事情,仍旧是害怕不已。

祁佑南侧目,宁檬的动作和神态让他觉得好笑。

“好了,睡觉吧。”

“睡,睡觉?”

话音刚落,整个房间的灯瞬间熄灭,黑暗一片。

漆黑中,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住,那是一双温暖有力的手,让宁檬的紧张一下全部都驱散了。

“怎么,你还在期待什么?”

“我们不用?不用……”宁檬害羞,后面的话羞于开口。

身边的人没有应答。

宁檬眨了眨眼,她回头看了祁佑南一眼,黑暗中的他好像已经闭上眼睛。

幸好不用……

嗯,睡觉睡觉。

宁檬闭上眼睛,鼻息间是一股淡淡薄荷味,好好闻。

不知不觉间,宁檬便沉睡过去,甚至没有一丝的防备。

……

清晨的阳光洒进了房间,宁檬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祈佑南的身影。

若不是空气中还残留着那淡淡的薄荷味,她还真以为昨晚祈佑南根本就没有来过。

宁檬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从昨晚到现在,她一直都是懵。

祁佑南到底是怎么一个人?总是有一种神秘的感觉,说不清楚。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宁檬决定回家。

宁檬离开别墅后,管家老陈就给祁佑南报告。

祁佑南专注在电脑上,只是点了一下头,未有言语。

老陈不想打扰祁佑南工作,转身就走出书房。

而身后传来祁佑南的声音,“让人跟着她。”

老陈马上就来精神,看来少爷对这位未来的少奶奶还是满意的。

“好的!”

宁檬打车回到宁家。

一进门就看到宁歆坐在客厅里悠闲地在涂指甲,看电视。

见宁檬进门,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指晃了晃,语气里带着讽刺:“这不是姐姐吗?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昨晚没有把那个残疾伺候好,所以被赶回来?”

宁檬皱眉,面对宁歆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她不高兴。

宁歆收回自己的目光,继续涂指甲油,嘴里少不了还是挖苦和中伤。

“像姐姐你这样的人,也就只能配得上祈佑南那样的瘸子。啧啧啧,恐怕这两条腿瘸着,第三条腿也有问题吧?”

宁檬闻言,语气直接硬起来,“你什么意思!”

宁歆没有料到宁檬竟会发飙,眼神更是挑衅。

“我说祁佑南不是男人,就是个废材,而你这辈子只能跟他这么过了!你听懂了吗?”

说完,宁歆嘚瑟地看着宁檬,“不过姐姐,你这订婚第二天就单独回娘家,真是丢我们宁家的脸。”

宁檬握紧了双手,脸色阴沉,仿佛也在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对视几秒后后,宁檬不想搭理她,便要上楼却被宁歆拦住,“你要做什么?”

“我回房间。”

宁歆似乎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直接笑了出来,满脸挑衅地看着宁檬,“你搞错了吧?回房间?你现在可是祈佑南的未婚妻,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个家已经没有你的房间。”

说着,宁歆又转身去二楼,将昨晚阿姨打包好的行李箱,毫不客气地从二楼扔到客厅的地面。

“诺,你的行李我给你打包好了,赶紧带走,不用感谢我。”

宁檬没有想到宁歆如今竟会这么明目张胆地对自己,看了一眼被扔在地面上的行李箱,咬牙,越过身前的宁歆上楼。

宁歆依旧不让,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挡着:“我说过这里不是你家,拿着你的东西滚!”

“让开!”宁檬的语气带着薄怒,她发誓,要三秒钟之内宁歆不让开,她不会客气。

她脾气是好,但绝对不是懦弱!

宁歆有了几秒的迟疑,没想到宁檬突然硬气起来。依旧摆出大小姐的架势:“不让!”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宁有福从房间里出来,看了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为了宁氏的利益,宁有福还是虚情假意地说了宁歆几句。

“歆歆,怎么和你姐姐说话的,都是一家人。”

宁歆眼里都是幽怨,哼了一声,嘴里嘟囔着,转身回到沙发上。

宁有福又走到宁檬跟前,笑着说:“檬檬,现在你要以大局为重,没事就多多陪着祁佑南。爸爸之前就跟你说了,宁氏的事情还要靠祁家,知道吗?”

“虽然他是残疾,比你大那么多,但好歹是祈家二少爷,而你也是祈家少奶奶,这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服气,你可要好好把握。”

宁檬笔直地站着,耳边都是宁有福劝自己的话。

她真的不想把自己大好的青春和一辈子就这样交到祁佑南的手里。

可是为了爸爸,为了宁氏可以起死回生,她现在只能接受。

宁歆见宁檬再沉默也跟着插话,“姐姐,爸爸都是为了你好,祁佑南是又老又残废,但有钱啊,你嫁过去可不亏,不然就你这样的条件,配得上谁?”

宁檬瞪了宁歆一眼,直接站起来,就要离开。

宁有福担心宁檬会反悔,赶紧训斥了宁歆几句,“胡说什么,你姐姐跟姐夫,那是绝配!赶紧给你姐道歉!”

“我不!”宁歆别过头,一副不愿意的样子。

宁檬不想继续在这里多待一秒,加快脚步。

“你要去哪里?”宁有福紧张地追问。

宁檬看到宁有福的紧张,她知道他是害怕自己毁了这桩婚事,影响宁氏的发展,便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回去祁佑南那边。”

宁有福闻言,喜上眉梢,“果然是我的好女儿。”

宁檬走后,宁歆立马表情不满地控诉,“爸爸,你偏心。”

“怎么会?爸爸那是在演戏,毕竟现在我们家目前还是要靠你姐,懂吧?”

……

宁檬一路心不在焉地回到祈佑南的别墅,没想到门口居然挤满了记者。

看见宁檬回来,记者们就好像是发现重大新闻一样,简直火力全开,争先恐后地往前挤着要采访宁檬,甚至有些激进的记者,把手里的话筒几乎要怼到宁檬的脸上。

“宁小姐,听说你跟祈家二少爷订婚,这才订婚第二天,怎么就你一个人?”

“祈家二少爷呢?你们怎么没在一起?”

“宁小姐,有人透露说你是为了钱才嫁给祈二少,请问是这样吗?”

“宁小姐,请你正面回答我们的问题。”

宁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紧张害怕不知所措。

>>>>本文《祁少追妻路漫漫》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