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6-22 15:28 的文章

宝贝,好紧好湿硬的好大,[全本版]《棺内阴缘棺人吻安吧》&(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17章 反败为胜

现在的情况,肯定不是巧合,这个鬼草婆,不仅能够下蛊,还能够驱使鬼魂!

我真是自不量力,一个半吊子,居然就敢收钱帮人驱鬼解蛊。

现在真是自作自受。

“小心!”高云泉大叫一声,将我往后一拉,我看见从游泳池里伸出一双手,差一点就要抓住我的脚踝。

那双手抓了个空,居然一拐弯,抓住了高云泉的脚,高云泉身子猛地一歪,被拖向泳池。

我迅速抓住他的胳膊,那双鬼手力气大得吓人,我现在虽然力气大一些了,但根本没办法跟它比。

我将手握成“雷势”,朝着那双鬼手一推,大叫:“五雷猛将,驱雷奔云,敕!”

雷声响动,鬼手被打成了黑烟散开,我用力拉过高云泉,他扑过来,紧紧抱住了我。

然后,我闻到一股熟悉的腐臭味。

我猛然一惊,迅速将他推开,但已经晚了,我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从我的鼻孔里钻了进去。

高云泉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倒了下去,脸色顿时开始发黑。

他也中了蛊毒。

那个鬼草婆好阴险的心思,刚才高云泉被那双鬼手抓住的时候,她就在他身上下了蛊,而我一门心思对付鬼手,根本就没有发现。

我在身上胡乱摸了摸,找出一包荸荠粉,给他喂下去,虽然解不了蛊毒,但能暂时延缓毒性。

荸荠粉这种东西,虽然有一定的预防蛊毒作用,但并没有书上说的那么神。

难道书上所说的荸荠,并不是外面卖的那种荸荠?

“别瞎忙活了,你那点东西,根本没用。”一个女人出现在游泳池旁边,她长得还算漂亮,带着浓重的湘西口音。

她的手中,居然拿着一把手枪。

这个女人,就是毒贩头子的女人,草鬼婆!

她用仇恨的眼神盯着我:“没想到这城市里居然还有人懂得解蛊,算你运气差,今天你和他全都要死。”

我咬着牙,说:“你居然会养鬼?”

草鬼婆满脸恨意:“你倒是有几分本事,居然把我养的的两个鬼给打得魂飞魄散。不过一切都很值得,等你们俩死了,我要把你们的魂魄拘禁起来,炼成新的鬼,供我驱使!”

奶奶的书中说,自古以来都有一些人,懂得拘禁鬼魂,炼化鬼魂为自己所用。

这种人,被称为养鬼人。

现在很流行的养小鬼,其实就是养鬼的一种,只不过小鬼比较容易控制,所以养小鬼的人比较多而已。

这个草鬼婆,居然也是养鬼人,怪不得那个贩毒集团能够在江西那边横行霸道这么多年。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地上的高云泉拖起来,放在旁边的白色沙滩椅上,然后不慌不忙地检查了一下。

我和他的手臂上都出现了蜘蛛网一样的一团黑线,那黑线还有继续蔓延的迹象。

“青丝蛊。”我说,“是用十三种毒虫和一个冤死女人的头发一起制作而成的,最后炼成的毒虫就像头发丝一样细。进入人体之后会迅速繁殖,最后吃光人的内脏。”

她站在对面,用枪指着我,并不急着杀我,想来是要看我被活活折磨死的惨样。

我继续说:“青丝蛊并不难解,看来你只会一些常见的蛊。”

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既养鬼,又养蛊,肯定会导致两个都不精。

她冷笑:“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解蛊吗?”

我镇定地站起来,挡在高云泉的面前,说:“你对吞头蛊了解多少?”

她皱眉:“别想拖延时间,你身体里的青丝蛊很快就要发作,我倒要看看,你待会痛得屎尿横流的时候,还有没有这么镇定。”

“吞头蛊,一般来说,都是草鬼婆用来和死敌同归于尽的。”我盯着她的眼睛说,“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继续皱眉。

我明白了,忍不住笑起来:“你果然不知道,看来你的师父没有告诉你,吞头蛊是不能下在别的女人的身上的!”

她愣了一下:“胡说!”

“吞头蛊,反噬起来非常厉害。”我说,“你以为将吞头蛊下在别的女人身上,既然杀死敌人,自己也不会死?你以为别的草鬼婆都比你蠢吗?我告诉你,下在自己身上,你最多和敌人同归于尽,下在别的女人身上,你同样会受到吞头蛊的反噬,而且这种反噬,不仅仅是对你一人而言,而是对整个家族。”

“什么?”她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不仅你要死,你的直系血亲,也会全部死完,这就是吞头蛊的恐怖之处,所以自古以来,所有草鬼婆,都只敢把吞头蛊下在自己身上!”

“不!”她激动地大叫,“你是在骗我,我不信!”

“如果你不信,你大可以看看自己的肚脐。”我朝她肚子上指了指。

她依然举着枪,撩开了自己的上衣,果然发现肚脐上有一条红色的线,一直蔓延到裤子下面去。

她惊恐得尖叫起来,对着天空叫道:“师父,你死都要摆我一道!我真恨不得当时没有早点杀了你!”

怪不得,她师父是被她杀的,估计她师父早就知道她图谋不轨,所以根本没有把养蛊的精髓教给她。

她恶狠狠地看着我,说:“就算我要死,也要你们俩陪葬!”

说着,她就要扣动扳机。

就在这时,我身后的高云泉突然跳了起来,一把将我拉到身后,手中多了一把枪。

他的速度快得惊人,枪声响起,草鬼婆的额头出现了一个血洞,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高云泉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我搀扶着他坐下来,鬼打墙自然已经解除了,他打电话让助理立刻把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拿上来。

不到五分钟,助理就到了,手里提着几个大包,里面全都是各种中草药,还有专门搜集的几种毒虫。

我让酒店准备两个大木桶,反正他们楼下开的桑拿中心里有现成的。

然后将所有的中草药全都泡在木桶里,下面架上小火,我和高云泉一人一个,泡上两个小时,青丝蛊就解得差不多了。

等我们泡完,那木桶里飘着一层厚厚的黑头发,看起来相当瘆人,我让助理找人全部都烧掉。

草鬼婆死了,高云泉的事情也告一段落,我又有十万进账,看着手机上的一串零,我都有些麻木了。

挣了这么多钱,我决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给自己买一个贵点的包。

我对奢侈品完全不懂,就问了问高云泉,高云泉建议我买古奇,说亲自带我去买,我本来觉得不太合适,但他说他的钻石卡可以打八折,我只能没有节操地同意了。

下午他开着车来接我,古奇在我们市有一处专卖店,巨大的现代建筑外墙上挂着硕大的GUCCI标志。

专卖店对面是一处楼盘,开发商很有头脑,打出的广告是:买包不如买房,一套房也就对面一个包。

导购小姐很热情,估计把我当成傍大款的了,再加上高云泉形象气质佳,身上又都是名牌,一看就是富二代、富三代,顿时个个都用艳羡的眼神看着我。

高云泉帮我选了一个大红色的包,一万多,算比较便宜的,我自己拿出卡付账,惊掉了导购小姐的下巴,看高云泉的眼神也变得不同。

那眼神好像在说,难不成傍大款的其实是这个男人?

这种感觉倍儿爽。

为了表示感谢,我说请高云泉吃饭,高云泉当然同意,选了一家餐厅,餐厅比较小,消费也不高,但很有情调。

吃到一半,我去上厕所,厕所也装修得很有品位,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上完厕所洗手的时候,我从镜子里看见,其中一格厕所的门自己开了。

厕所里居然有一个女人。

不对,是女鬼。

QQ截图20180811164825.jpg

第18章 灵异案件

那个女鬼光着身体,脖子上缠着一根领带,舌头垂在外面,一双眼睛凸出,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吓了一跳,紧张地看着她,她朝着我摇头,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也不想多管闲事,匆匆走出了厕所。

高云泉正在接电话,见我来了,便对我说:“姜琳,有一桩生意,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什么生意?”我问,“不会是哪家死了人,需要做纸活儿吧。”

“我有个朋友,叫司徒凌,是警察。”他说,“以前我们是一个部队的战友,交情很好,他最近遇到了一个案子,案情很奇怪,一直都找不到突破口。他怀疑,很可能是灵异案件。”

我奇怪地看着他,他居然当过兵。

更奇怪的是,警察居然也相信这些,我一直以为警察都是无神论者。

他笑了笑,说:“你错了,警察办了这么多案子,多多少少都会遇到一些无法解释的东西,所以他们比常人更相信。比如我这个战友吧,他跟我说过,刚去警察局上班的时候,遇到过一个碎尸案。”

“他只接触过尸体一次,没想到居然得了脚臭,他天天洗脚换袜子,脚就是臭得熏人,怎么治都不行。后来碎尸案破了,他的脚气病居然就好了,后来他才听人说,那个死者生前就有严重的脚臭。”

我噗嗤一声笑出了声,要是一辈子都破不了案,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得脚气病?

这个警察也挺倒霉的。

“他这次又遇到了什么案子?”我问,“不会又得了什么病吧?”

高云泉说:“有个老警察,虽然职位没我战友高,但算得上是我战友的师父,他只有一个独女,两个月前,被人杀了。”

我收起嬉笑的心情,忙问:“会不会是以前抓的罪犯报复?”

“刚开始的确这么怀疑,不过据说案子本身就很奇怪。”高云泉说,“如果你愿意帮忙,我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我有些迟疑,随口问道:“她是怎么死的?”

“被领带勒死的。”

我差点把嘴里的红酒一口吐出来。

难道就是刚才厕所里的那个女鬼?

她来找我干什么?是求助吗?

我找了个借口,又去了一次厕所,但并没有找到女鬼。

我决定还是先答应下来,看看情况再说。

高云泉立刻联系他的战友,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到了。

他的年纪比高云泉要稍微大一点,很硬朗的长相,皮肤比较黑,他见了我有些发愣,似乎觉得我太年轻了,不太信得过。

我忽然站起身,凑到他面前,抽了抽鼻子。

“你身上有一股死气。”我说。

他眼中闪过一抹鄙夷,似乎认为我是在装神弄鬼,我说:“你来之前,是不是碰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他的脸色有些变:“你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摇头,“我是闻到的。”

司徒凌给我们讲了案子的经过。

那个被勒死的女孩名叫周优优,刚刚大学毕业,本来已经考上了公务员,就等着去上班了。

她有爬山的爱好,经常和朋友一起去郊外爬山,那天她和大学室友一起去了清风山,却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她父亲很担心,给她打电话也没人接,就打给了那个室友,结果室友告诉她,周优优爬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父亲病倒了,就回去了。

她父亲周乐根本没病,知道女儿很可能出事了,利用手中的职权,去移动公司查女儿的通话记录,发现那天下午,根本没人给她打电话。

当时周优优的三个室友都去爬山了,老周怀疑那三个室友合伙害了她,可是她们的关系一直很好,没有动机啊。

没办法,老周只好请同事帮忙,定位周优优的手机,居然发现,手机就在自己家里。

他还以为女儿回家了,高高兴兴地回去,屋子里根本没人。

他再次给女儿打电话,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居然是从他卧室的衣柜里传出来的。

他打开衣柜,发现女儿的尸体就躺在衣柜里,脖子上缠着一条领带。

女儿已经死了三天了。

周优优在失踪的那天下午,就已经死了。

老周记得很清楚,女儿失踪后,他从衣柜里拿过东西,当时女儿并不在里面。

也就是说,女儿是今天才刚刚被人运到家里来的。

周家所在的小区是警察局的职工宿舍,虽然是老楼区,安保设施却做得很好,安装了很多摄像头。

老周调看了监控录像,发现周优优是自己回来的。

一个死人,居然自己回家。

老周受了很大的刺激,脑溢血,现在还躺在ICU里。

司徒凌拿出一根烟点上,脸色很阴郁:“我们下了大力气破这个案子,但没有任何线索。优优的尸体也一直放在局里的停尸间里。直到今天早上,我接到局里的电话,说优优的尸体不见了。”

他吐了一口烟圈,说:“我调看了局里的监控记录,优优,是自己从冰柜里爬出来,走的。”

高云泉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一个死了大半个月的女人,居然诈尸了?

我想起奶奶书里的记录,脸色凝重:“这段时间,你们查看过尸体吗?”

司徒凌摇头:“发现尸体之后,法医做过解剖,之后一直没人动过。”

我连忙问:“验尸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

司徒凌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本卷宗,里面有法医报告。

我翻开照片,周优优的尸体看上去很正常,我看了半天,突然指着手部照片问:“这个女孩喜欢留长指甲吗?”

司徒凌愣了一下:“这个我倒没有注意。”

照片里,周优优的指甲有点长,但现在的女孩子为了美甲,都喜欢留长指甲,也不算太奇怪。

我又翻了翻,突然愣住了。

我看到了周优优的脚部照片,指甲也很长。

“是尸变。”我说,“周优优变成僵尸了。”

司徒凌皱眉,有些不信。

我也有些疑惑,因为尸变的尸体,死后三天肯定出现很明显的尸变症状了,比如脸发黑,指甲变长,嘴唇乌青。

而且头七回魂夜这天,她就会诈尸。

可这都大半个月了,她才爬起来。

我又翻了翻,突然看到法医报告里写着,在周优优的胃里,发现了很多糯米。

出事那天中午,她吃了很多糯米饭。

糯米,在民间传说中,一直都是能辟邪的神物,用它能够拔除尸毒,还能预防尸体尸变。

因此现在挖出来的不少古代墓葬里面,棺材板子里就填了一层糯米。

周优优在那天下午,肯定遇到了什么东西,沾染了僵尸的尸毒,她死之后,没有立刻变成僵尸,是因为那天中午正好吃了很多糯米。

法医解剖的时候把糯米给取走了,但糯米毕竟拔除了一部分尸毒,因此她撑了大半个月,才彻底变成僵尸。

不好。

我在心头叫了一声,她变成了僵尸,就是一大祸害。

就在这时,司徒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个电话,脸色变得很难看:“出事了,周优优的一个室友死了。”

死的这个女孩,名叫江青雅,是一家外贸公司的员工,今天早上她去上班,在停车场被人给杀了。

我和高云泉跟着司徒凌来到停车场的时候,法医正在检查尸体,我朝里面看了一眼,尸体的身上一片血肉模糊,几乎没个人形了。

法医皱着眉头对司徒凌说:“队长,这有些奇怪啊,从伤口来看,是人指甲抓出来的,但哪个活人能把人抓成这样,又不是僵尸。”

话一出口,他的脸色就变了。

 

>>>>本文《棺内阴缘棺人吻安吧》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