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6-24 09:19 的文章

肉肉写得很细致的文短文,绝色高贵美妇雪臀,超好看古言:《东厂有位爷》完结版本在线【阅读】

 第9章 退婚

佟佳惠看着佟裳冰冷的眼神,心里竟有些发怵,“姐姐……”

“佳惠,你以为我当真不记得落水那天的事吗?推佟元下水的凶手……是你!”佟裳缓缓走到她跟前,沉静面色透着一丝冷淡,眼神薄凉,仿佛可以洞穿人心。

佟佳惠本想推托,可是看着佟裳这样的目光,事到如今也不再跟她客气,“你想怎么样?”

佟裳冷笑,“我只想在佟家安安稳稳生活下去,但若有人想与我作对,那我也奉陪到底,所以……”

佟佳惠见她过来,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我们以后和平相处好吗?”

她的语气可一点不像要和平相处的样子,佟佳惠气得嘴唇颤抖,只是咬着唇不作声。

佟裳也不想听她的回答,冷哼一声道:“阿绿,送客。”

阿绿上前道:“二二二二……二小姐,请吧。”

佟佳惠冷笑道:“你以为这样就算拿到我的把柄了?那你就错了,哼,我们走着瞧。”

佟佳惠说完,愤然甩袖离去。

阿绿有些担忧,“小小小姐,得罪了二小姐,咱们以后的日子更不好过了。”

“怕什么,我也是佟家的小姐,他们还能吃了我?”

转眼已是腊月,年关将近,各处事物都忙了起来,佟府上下开始张罗着过年。

元儿每天到佟裳这里做理疗,腿脚已经比之前灵便多了,虽然不能走长路,可吴妈妈已经很高兴了。

佟裳每日足不出户,专心看医书,不光替自己省了不少麻烦,她的医理知识也长进了不少,只是离能独立治病还很遥远。

张婆婆在前替她斟茶,脸上抑制不住的高兴。

佟裳放了书道:“张婆婆今儿怎么这么高兴?”

张婆婆道:“奴婢听说老爷最近跟侧夫人不大对付,年节的事也没交给她料理,侧夫人因为这事觉得没脸,一直称病不出,大小姐,老爷这是知道您受了委屈,替您出气呢。”

佟裳冷笑道:“真想替我出气就会彻查到底了,可你看看府里哪有什么动静?说到底,爹是心里偏袒王氏。”

“家和万事兴,老爷也是为了息事宁人。”

“但愿能息事宁人。”佟裳端起杯子喝茶。

那天的事之后,王氏一点动静都没有,实在不像她的作风。

阿绿从外面跑来,急匆匆奔进书房,“小小小小姐,不好了……”

佟裳搁了杯子道:“什么事大惊小怪?”

“慕慕慕慕容家来人了,说是要退婚。”

佟裳闻言便笑了,果然不消停。

阿绿着急地道:“都都都什么时候了,您还笑得出来,奴婢说慕容家退婚了。”

“退就退吧,反正我也不想这么早嫁人。”佟大小姐过了年才十六岁,十六岁的年轻身体做点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嫁人呢?

“小小小小姐,慕容家是您唯一的依靠,现现现……在慕容家退了婚,您在佟家无权无势,以后侧夫人要整治您,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张婆婆也道:“小姐,这事蹊跷,咱们家虽不是什么大富之家,可老爷在朝为官,慕容家多少有个顾及,若不是天大的原因,不会凭白退婚。”

佟裳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她思绪了片刻沉声吩咐道:“婆婆您沉稳,先到前面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

“是,奴婢这就去。”张婆婆还没走到门口,就见吴妈妈一阵风似的进来了,“别去了。”

“吴妈妈……”

吴妈妈看了一眼那边懒散的佟裳,十分看不惯地道:“等着你去打探消息,黄花菜都凉了。”

“吴妈妈请坐。”阿绿替她搬了凳子,吴妈妈道:“我不坐了,我来就是告诉你们一声,慕容家退婚的意思很坚决,似乎没有转圜余地,至于原因嘛,慕容家没有明说,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还是因为上个月元少爷落水的事,慕容家觉得大小姐心地不善,容不得人,不配做慕容家的少奶奶。”

“一一一一定又是二小姐……”

佟裳打断了阿绿道:“爹知道这件事吗?”

“老爷才从宫里回来,听到这个消息气得饭都吃不下。”她见佟裳还是一副事外人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大小姐,京城不大,消息很快就会传出来,这无故被退了婚的姑娘,要想再说好人家可是难了。”

她说到这里,故意压低了声音道:“奴婢听说子谦少爷近来跟慕容家的人来往过密,兴许就是他在中间捣鬼,大小姐若想弄清楚事情虚实,只要打听一下子谦少爷的行踪就知道了。”

佟裳道:“我会的,这次还要多谢吴妈妈挂念。”

吴妈妈脸色别扭地道:“我可不是挂念你,我是看你这阵子替我家少爷按摩出了不少力,这才顺便过来告诉你一声,毕竟……你若被赶出去了,谁来替少爷医腿啊。”

吴妈妈说完,扭身就出去了。

阿绿道:“小小小姐,子谦少爷的行踪还用得着查吗,谁不知道他整天都是在茶楼听曲喝茶,吴妈妈都说了是他在中间捣鬼,咱们这会就去找子谦少爷去,看他有什么话说?”

佟裳却是不语,用手指慢慢划着杯沿,目光若有所思。

张婆婆道:“小姐觉得不妥吗?”

佟裳摇头,转身问阿绿道:“你从哪听来慕容家退婚的消息?”

 文学

第10章 你怕我
  阿绿如实道:“奴奴奴婢去给元少爷送东西,回来的路上就就就碰见子谦少爷跟前的阿福,他耀武扬威告诉奴婢这些话,有什么不对吗?”

佟裳拧眉,“佟子谦既要搅浑水,势必会办妥了再出声,吴妈妈这些年跟咱们不远不近,可侧夫人那边也会顾及着她,这么要紧的事,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就算吴妈妈有渠道探到了消息,为怕得罪侧夫人那边,至多悄没声的告诉一声就是了,可你听她刚才的语气,分明是要引我出去。”

阿绿有些生气,“侧夫人的好手段,现在连连……连吴妈妈也跟她们一伙了。”

张婆婆道:“小姐待如何?”

“她们既要引我出去,势必是安排了一场大戏在等我,那我不防跟他们玩玩。”佟裳抬头看了一眼外头的天,有点阴沉,似乎要下雪了,她道:“婆婆,麻烦您去找两身出门的衣服来。”

张婆婆有些担心,“子谦少爷手段阴狠,小姐要小心。”

“我知道。”

佟裳换了男装,带着阿绿沿没人的小路,偷偷往后院的大厨房去了,那里有专门送菜出入的后门,平时不会有人注意。

佟家是老派人家,家风甚严,就连佟佳惠也没有单独出过门,佟裳来了这么久,还没出过佟府,这次借着慕容家退婚,正好出去逛逛。

阿绿撑着伞扶着佟裳,两人沿路边慢慢逛着。

京城实属繁华之地,到处是各类卖东西的小贩,佟裳沿途逛过来也觉新奇有趣,不一会就到了佟子谦常去的茶馆。

“小二,里面有位置吗?”佟裳问。

“客倌里面请。”店小二打量过两人身上小厮的装扮,刚要拉下脸,就被眼前明灿灿的银子吸引了,“要最上等的厢房,上最贵的点心最好的茶。”

“有有有,客倌楼上请。”店小二一副讨好的样子,领着佟裳二人进了包厢。

阿绿从没出过门,有些胆怯地看看四周,“小姐,老爷知道咱们出门一定会发火的。”

“你我不说,老爷怎么知道?”佟裳起身过去开了窗子,她要的这间包厢,分别有左右两面窗子,一面正对着楼下的大厅,可以看到进出散客的情况,一面对着外面的马路,可以看清来往行人。

“小姐,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奴婢出去打听一下少爷的行踪?”阿绿实在不解。

“等着就行,佟子谦既要引我出来,他一定会来找咱们,不需咱们费心。”佟裳淡淡地道,她亲自替阿绿倒了茶,拉她在旁边坐下烤火吃点心。

阿绿想到家里可能发生的情况,哪里有心情吃东西。

佟裳却有自己的打算,佟子谦比佟裳还大三岁,只因是庶出,得不到元子特权,但不代表他在佟家就不受重视。

佟子谦勤学肯干,医学方面的才能不可忽视,这两年随着佟元的身子越来越弱,老夫人甚至动摇过改立继承人的心思,只是顾念着族规,暂时还没行动。

如果佟裳被慕容家退婚,也就意味着佟裳一脉失势,佟元虽有大夫人娘家庇佑,可终究远水解不了近渴,佟元在佟家彻底失去靠山,加上王氏从中协调,被换也是迟早的事。

等了半天不见人来,佟裳有点饿了,对阿绿道:“去要些饭菜来。”

阿绿听话去了。

茶馆是迎来送往的地方,佟裳开了左右窗子,虽然有炉子,也不聚热气,她起身想要把窗子关上一扇,刚走过去,就见一个黑影闪了进来。

“嘿嘿,你就是佟裳?”

来人生得黑黑壮壮,虽穿着绫罗锦衣,可与他十分不搭调,拿了折扇的十指粗糙,一看就知道是平时做惯了粗活的人。

“你是何人?”佟裳戒备。

“我是谁?不是你约了我来?小娘子,亏得你挑了这么个好地方,我们还是快办完了事回去吧。”那人说着就扑上来,一把抱住佟裳,一张臭嘴随即凑过来要亲。

佟裳恶心得要死,抬脚给了他胯下一记,他嗷地一声,发出杀猪般的狂叫。

“你个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就又扑了过来,身子硬生生在他离佟裳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嗤……”空气中有轻微莫名的声响。

佟裳看着他,嘴角轻挑。

汉子顺着她的目光慢慢转头,看见了扎在自己脖子处的筷子,刚才的声音正是他血喷溅出来的声音,“臭婊子你……”

“嘘,这个时候动怒会死得更快,我劝你安静点,那筷子动不得。”

“你唬我。”汉子说着便拨了筷子,筷子出来的瞬间血花飞溅,如喷泉一般,他也倒地不起。

佟裳看着吓傻了的汉子,轻笑着道:“你既知道我是佟裳,那你应该知道佟家是太医世家,刚才我那筷子扎在你动脉上,若你不拨筷子,尚有的救,可你这会,就只能等死了。”

“你你……臭婊子……”汉子喃喃说着,最后倒地不起。

佟裳正想着如何处理这人,突然听见门砰地开了,还没回身已被人从后面掐住了脖子,“别出声。”

佟裳原以为是佟子谦,听声音不像,便听话地闭了口,那粗壮汉子的尸体就在眼前,可这个人连看都没看一眼,难道佟子谦料着会失手,还准备了第二人选?

佟裳疑惑着,刚要转头去看就听见他道:“再看剜了你眼珠子。”

佟裳被他架着退了两三步,听见门窗啪啪被关上了。

等了一会,大概是佟裳太安静了,那人低头朝她看了一眼,这一眼,正好对上佟裳的目光。

清澈的眸子带着些许嘲弄,他不禁皱了眉,“你笑什么?”

“你怕我!”

易恒冷笑,金面具下的眸子微微眯起,开始认真打量起这个女人。

白嫩的小脸脂粉不施,五官小巧精致,虽然穿着男装,但娇小的身材很容易就露了馅。

放在脖子的手缓缓上移,紧扣住她尖削的下巴往上重重一抬,迫她仰视着自己,“你以为你刚杀了人,我便怕你?”

佟裳波澜不惊,目光轻轻往他放在怀里的手看了一眼,“若不怕,为何一直拿着暗器?”

>>>>本文《东厂有位爷》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