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7-01 14:08 的文章

做爱细节,再快点再快点啊受不了,【精选章节目录】予婚结同心小说免费

 林冉冉狠狠地抽回自己的右手,愤怒地摔门走了。

 
宋子恒愣愣地看着林冉冉离去的方向,心头五味杂陈,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此时内心的感受。
 
和林冉冉在一起这么多年,看惯了她温顺似小白兔的模样,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更没有挨过这样一个狠厉的耳光!
 
刚刚她那眼神宋子恒几乎一辈子都忘不了,充满了愤怒,绝望,悲哀……等等感情,似乎是溺水之人最后的挣扎,宋子恒的心不由得痛了。
 
“老公……你没事吧?”林惜惜怯怯地凑到宋子恒身边,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
 
她眼睛一转,搂住宋子恒的胳膊,声音娇媚得可以滴出水来:“老公,你别这样啊,人家好害怕呢。”
 
宋子恒回过神来,冷笑几声,一把撕掉了林惜惜身上的睡衣,把她推倒在床上,林惜惜发出了快活又兴奋的叫喊声……
 
从宋家跑出来后,林冉冉恍恍惚惚地走上车水流龙的街头,外面是万家灯火,她却失魂落魄,像是夜色中的一个孤魂野鬼。
 
或许是她的神色过于惨淡,几个热心的路人担心有什么想不开寻了短见,几次上来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不……谢谢……”林冉冉低下头,声音苦涩沙哑无比。
 
被人这么一打岔,林冉冉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漫无目的地乱走下去了。还好她回去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放下东西,此刻身上还有钱,她拦了辆车。
 
“小姐,去哪儿?”
 
“市第三医院。”
 
到了医院后,林冉冉还没来得及看到自己的母亲,就被医生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是怎么做女儿的?自己的母亲病情恶化了也不来看看,我们打你电话还找不到人,你就不怕耽误了亲人的病情,将来后悔遗憾一生吗?!”
 
“什么……”林冉冉今天受的打击太多,此刻的她即便心中焦急万分,表情却是异常麻木:“什么恶化了?母亲她怎么样了?”
 
医生皱了皱眉,越发不喜这个冷漠的女儿了:“人没事,暂时稳定下来了,但是最好尽快手术,不然以后很危险!不是我说,你的电话总是打不通,这样怎么能行呢?还有你母亲的住院费马上就要交,不然下个月续不上就得把她移出去,我们医院的床位一向很紧张……”
 
林冉冉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咬紧了嘴唇:“对不起医生,手机号先换成我的吧,我先生那边有点事情手机无法联系……”
 
之前宋子恒强硬地要求在亲属栏那里留下他的联系方式,说是不让她分心母亲的状况安心学习,没想到这个反成了母亲的催命符。
 
他好狠的心啊!
 
即便出轨林惜惜厌弃了自己,他怎么能够不接医院的电话呢?要是母亲因为这个出了什么事,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换谁都行,只要你们接电话就好。”医生不耐烦地挥挥手:“正好今天你也来了,我先通知你一声:准备五十万划到单子账上吧!”
 
“五十万?!”
 
林冉冉猛地抬起头,似乎是怀疑自己听错了:“可,可是一个月的住院费难道不是六……六万吗?”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你母亲的情况很危险,必须马上做手术,这里头还有手术费和术后疗养特别加护的钱呢!总之月底之前你必须把五十万凑齐,不然就只能转院了!不是我们不讲情面,我们也很为难,这个月来了几个关系户,有人看中你母亲那一间了……”
 
医生走后,林冉冉走进母亲的病房,看着安详睡着的瘦削母亲,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可最终她还是没有落泪,这一天她的泪水差不多都流干了。
 
“妈,你放心……”林冉冉轻轻地握住母亲的手:“我一定不会放弃你的,哪怕只有一丝希望。”
 
宋子恒那边已经不用想了,他不会在乎自己母亲死活的。
 
只能求婆婆王萍了。
 
虽然她不太好说话,可怎么说这都是关系到一条命的大事,王萍平常又吃斋念佛的,五十万对她来说不过是出去逛一次街的钱,不至于不肯拿钱救她的亲家母吧……再说她也不是白要,以后一定会还。
 
次日清晨一大早,林冉冉在医院的洗手间里收拾洗漱了一番,强自打起精神回到了宋宅。
 
可没想到的是,她按响门铃后,过了好久才有人来开门。
 
张妈一开门就把她一推,很快地又把什么东西一件件地往外头丢,差点砸到了她。
 
“张妈,你做什么?”林冉冉好不容易站稳了脚,看清地上的东西后不禁愣了——这不都是她的东西吗?
 
“太太说了,离了婚就不是咱们宋家的人了,东西自然也不能留在家里,晦气!”张妈板着脸,面无表情。
 
“张妈,让我见太太,我有话对她说,求求你了!”
 
事关母亲的安危,林冉冉也顾不上和张妈理论了,只能好声好气地请求她,态度十分卑微。
 
“不行,太太吩咐过,她不想见你!还有你以后也不要来了,不然我们会叫保安请你出去的!”
 
林冉冉苦苦哀求,可张妈油盐不进,说什么就是不肯让林冉冉进去。
 
林冉冉无奈,只得瞅准了空子闯了进去,张妈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她意识到的时候林冉冉已经冲进内室了,急得她直跺脚,慌忙也跟了进去。
 
王萍正坐在饭厅里优雅地吃着早餐,她年近五十却保养得非常好,看起来不过四十左右,浑身上下都透着傲慢的气息。
 
看到林冉冉闯进来,王萍皱了皱眉,满脸都是毫不掩饰的嫌恶之情。
 
“张妈,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王萍厉声道:“好好看紧门,别让什么阿猫阿狗都进来。”
 
林冉冉含耻道:“婆婆,求求你,我母亲再不做手术就会很危险……”
 
“婆婆?谁是你的婆婆?”王萍重重地把手里的刀叉拍在桌上:“原本我就对这门亲事不满意,从来没把你当成自家的儿媳看待,如今子恒总算醒悟过来要和你离婚,你还有脸叫我婆婆?咱们宋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你出身寒酸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破鞋!”
 
破鞋?
 
林冉冉懵了:“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怎么可能是破……”
 
“给我滚出去!”王萍恶狠狠道:“我看你一眼都嫌恶心,早餐都吃不下去了!要是再不滚,我就派人去把聘礼都要回来,不还就让你们林家彻底破产,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有你那个死鬼妈,我直接派人停她的药掐她的氧气管,别以为我做不出来!”
 
说罢,王萍唰的站起身就走。
 
张妈气愤愤地骂起来:“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子,我都说不要你进来了,非要厚着脸皮进来,害得我也挨骂,快点滚滚滚。”边说边粗鲁地推搡着林冉冉,一把将她推倒在外面,重重地关上了门。
 
林冉冉木然坐在地上,张妈刚刚下了死手,她倒地后不仅包里的东西都跌落了出来,腿上还磨破了一大块皮,流了血,可是她完全感觉不到痛。
 
活了二十多年,她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走投无路。
 
在这一瞬间,她甚至动了自杀的念头,可是母亲的身影阻止了她。
 
林冉冉缓缓跪坐起身子,一样一样地收拾起了地上的东西。就在此时,一张名片闯入了她的眼帘。
 
“想报复回去吗?我可以帮你。”
 
那个男人邪魅的声音和俊美的面容再一次浮现在了她的眼前,林冉冉忽然想起了什么,抓救命稻草一般猛地拿起了这张名片,神经质一般默念着上面的名字:
 
顾则霖!
 
林冉冉潜意识里依旧畏惧着这个神秘的男人,可是她已经别无选择,只能颤抖地掏出手机,拨打了名片上的号码。
 
响了好多声后,那边总算接通了。
 
“想好了?”顾则霖的声音冷漠中带着魅惑,像是和人类做交易的恶魔,即便林冉冉明明知道很有可能是饮鸩止渴,越陷越深,却抵抗不住向他求救。
 
“我……我想好了。”林冉冉的声音颤抖着:“我要报仇,在报仇之前,还有一件事求你……”
 
“好。”顾则霖低低地笑了一声,也不听她说是什么事就一口答应了,似乎还十分愉悦:“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林冉冉才刚刚报了自己的地址,没多久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就出现在了她身边,司机走下来恭恭敬敬地请她上去。
 
林冉冉胆战心惊地上了车,车子飞快而又平稳地行驶着,里面除了她和司机以外并没有其他人,。
 
这车异常豪奢,内部简直像一个俱乐部包厢,冰桶香槟,沙发油画,智屏游戏机,应有尽有,一看就价值不菲,有钱也未必能买得到。
 
林冉冉跟着宋子恒这么些年,世面也见了不少,尽管她说不出这辆车的品牌和价格,可还是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车的主人比宋子恒的财力绝对要高出好几阶,就连王萍也未必能拥有这样一辆车。
 
“小姐,到了。”
 
司机在一幢大楼前停了下来,毕恭毕敬道:“先生就在顶层的公寓里,烦请小姐自己进去找他,有人会引小姐上去的,这是先生的吩咐。”
 
“嗯。”林冉冉心虚地答应了,头也不敢抬地回鞠躬了一下,司机很快就走了。
 
重新抬起头看清眼前的大楼后,林冉冉险些没站稳!
 

>>>>本文《予婚结同心》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