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8-23 09:53 的文章

快穿之娇花难养(高H),用力,(全章节)千种柔情恰似你小说免费全集全本列表完本

这句话安晓没敢说出口。

 

“你想办法,在这一个月尽快怀上,不就拆穿不了你了?”林恋初越说越觉得这个主意出的极好,简直就是越想越妙,“北宸要是不想碰你,没关系,你便穿着奶奶送你那条透视裙多哄哄他,奶奶瞧你身材跟奶奶年轻的时候比不相上下,该有的,一个也不比那个唐和暖少,没准,多在北宸面前晃荡一下,孩子便有了!”

 

安晓唇角抽搐了一下,看着林恋初兴奋到发光的眼睛,没敢告诉她,别说是她穿着她送的那条透视裙在叶北宸面前晃,就算是她脱光了衣服主动爬上叶北宸的床,她也不见得他会碰她。

 

宴会很快结束,安晓推着林恋初往卧房走。安静下来,黎友清的话便时刻浮现在了安晓的脑海。她身上最多也就是一百来万,与黎友清说的3,5千万隔了天差地远。

 

她知道即便她将钱凑给了她,有一便有二,黎友清这次拿了她的钱,下次还会用成千上万个借口找她要钱。人心,本就是不知足的东西。可是她目前除了给她钱,还找不到其它的解决办法。

 

许是看出了她有心事,在安晓推她进入卧室的那一霎那,林恋初好奇的问,“晓晓,怎么了?”

 

安晓低下头,看着那张关怀备至的脸,虽然已经八十岁的高龄,但是岁月也极为疼爱她,看起来也就是六十多岁的容颜。

 

安晓轻抿了唇,除了疼她的奶奶实在是想不出其它的办法,犹豫了一瞬,安晓轻声问道,“奶奶,您可不可以借我一笔钱?”

 

“钱?”林恋初狐疑地望了眼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即转动了轮椅往门外走,唾骂道,“北宸这小子现在也太混了,居然丧尽天良到不给你零用钱,你等奶奶,奶奶现在过去找他算账。”

 

安晓脸色微变,立即拉住她,“奶奶,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恋初疑惑地望向她,“那是怎样?”

 

安晓向来不善于在极亲的人面前说话,她垂下头,紧咬着下唇没说话。

 

定是因为那所谓的娘家了,林恋初了然,又道,“那晓晓需要多少钱?”

 

安晓沉默了一瞬,难以启齿道,“三千万。”

 

“瞧你,三千万而已,奶奶还以为多少呢!奶奶虽然人老了,但是这点钱还是能拿得出来。”林恋初将轮椅滚至梳妆台旁,然后,用钥匙打开抽屉,迅速开了支票交给她。

 

安晓眼圈微红,心中充满了感动,“奶奶,您放心,等我赚到钱之后便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傻孩子,一家人说什么还。”林恋初嗔望了她一眼,“奶奶给你,便是你的了。不过……”她欲言又止地睨了她一眼,“你得答应奶奶一个条件。”

 

安晓望着她,“奶奶,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

 

林恋初咳嗽了一声,“往后三个月,奶奶希望你,每天早中晚对着北宸跟他说一次我爱你。”

 

安晓微怔。她若是对叶北宸说出这句话,她几乎能想象到他盛怒的模样。

 

林恋初的声音还在继续,“嗯,北宸若是做了些什么过分的事,晓晓也尽量的原谅他,顺从他,不反抗他可好?”

 

这句话原谅他,顺从他,不反抗,安晓听着有点儿诡异,她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点儿什么……

 

林恋初又继续补了一句,“奶奶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摆了他一道,北宸定然恨死奶奶了!奶奶怕他不敢对奶奶发脾气,反而把气撒在了你的身上,你就帮当帮奶奶一个忙,多忍忍他好不好?”

 

安晓觉得此刻的心情很复杂,看着那张祈求的脸,她动了动嘴,一时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最后,只得说了句,“好,奶奶,我答应你便是……”

 

 

回到卧室,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响起,很显然,男人正在冲凉。

 

安晓坐在沙发上换了双平底拖鞋,拿出手机正打算上网聊聊天,浴室的水声突然停了下来,门被人推开,叶北宸裹着条白色浴巾漫步走了出来。

 

两人相处无言已是常态。

 

安晓脑海中突然浮现了林恋初说交代的话,心中没来由的有些烦闷。

 

时间已经不早,接近凌晨一点。

 

安晓将手中放在玻璃桌上,拿起睡衣,抬步就去浴室冲凉。出来之时,那道欣长的身影已经躺在了床上一副俨然睡着的模样。

 

她蹑手蹑脚的爬上床,从他身侧躺下来,深吸了口气,试探性地唤,“叶北宸?”

 

男人没反应。

 

她又试探性地唤了一声,“叶北宸?”

 

男人还是没反应。

 

想来他已经睡着了,安晓紧绷的身体松了下来,想也未想便开口道,“我爱你。”

 

安晓闭眼,正打算入睡,未想,身侧男人身形一动,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黑暗中,她几乎能看到他漆黑到灼灼发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紧盯着她,“安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句?”

 

顿时,一张雕刻完美又透着暖意的面庞,和安晓巴掌大的小脸将近贴在一起!温热的鼻息扑鼻而来。

 

感受到他的气息,安晓的呼吸猛然一窒,眸子里尽是错愕!

 

他不是睡着了么?!

 

精致无比的挂灯洒下金色的暖光,床很大,安晓的身影显得愈发娇小,金光色的暖光轻轻扫在她脸上,如同渡上了一层金辉。

 

“你刚刚说什么?”叶北宸墨眸微眯,嘴角勾起的邪笑带着危险。

 

温热指尖划过她白皙嫩滑的肌肤,安晓深呼吸一口,咽着口水,“我,我爱你!”

 

反正这种情话就是应付他的,多说一遍她又掉不了一块肉!

 

更何况,叶北宸有唐和暖,应当也不会将她这话放在心上。

 

叶北宸的指腹转而划到了她红的滴血的樱唇上,听到从她嘴里说出的话,黑眸暗了又暗。

 

下一秒,安晓被男人有力的钢臂紧紧圈住,丝毫动弹不得!

 

“你要做什么?!”安晓本能感觉到危险,下意识就要挣扎。

 

男人居高临下看着她,眸光里跳跃的火焰仿佛猛兽出猎的讯号,他猛然低头,嗓音低哑,“当然是,吻你。”

 

男人灵活温热的舌头趁势钻入了安晓微张的樱唇,唇瓣相覆。

 

丝毫不给她任何说话的机会!

 

安晓身子被叶北宸禁锢,感受到他唇上的温热,身子狠狠的打了个颤,脑子更是瞬间空白一片!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大,铺天盖地的法式长吻让两人渐渐沉迷其中,一会儿,安晓顿觉不对。

 

她本能的用手抵在他坚硬如铁的胸膛上,用力的推开他!

 

叶北宸突然被她狠狠推开,深邃的眸子有一瞬间的迷茫,但很快他眼眸微眯,有些不悦。

 

男人身上散发出冷冽的低压气息,瞬间明白自己竟然因为她的一句话而失控!

 

安晓费力的坐了起来,咬着红唇,眸子里满是不悦。

 

她不断深呼吸着,额头上布着一层薄薄的细汗,脸色微红。

 

“呵。”耳边突然传来叶北宸的一声嗤笑。

 

安晓美眸微眯,秀眉微蹙,不悦的说道,“你笑什么?”

 

叶北宸翻身从她身上离开,身姿慵懒的倚在柔软的床榻上,对她勾勾手指,“过来。”

 

话落,安晓紧紧的环住胸口,防备的看着叶北宸,丝毫不动。

 

两人就这么你看着我看着你仿佛是在对峙。

 

叶北宸深邃的眼眸盯向她,薄唇轻启,“如果我过去,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坐在这里聊天了。”

 

安晓嘴角抽搐,她拿这个男人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没有办法,安晓只好乖乖上前。

 

受不了叶北宸的目光,安晓快速的钻进了被窝里,还没来的及深呼几口气,下一秒却被男人一把环住了腰部,强硬的按倒在他的怀中!

 

叶北宸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和男人独有的气息侵袭而来,安晓先是微怔,瞳孔骤然一缩,想要起身。

 

她一直挣扎,却始终挣脱不开叶北宸那条如同钢筋铁骨一般的长臂。

 

“放开我!”安晓在叶北宸的怀中用力推搡,但可惜,那点力气连给对方抓痒都不够!

 

气恼无奈,安晓索性撂了狠话,“你这样做,就不怕唐和暖知道了伤心难过?”

 

果然唐和暖是最有用的,此话一出,叶北宸圈着她的力道就骤然放松。

 

安晓心里蓦地一疼,挣开他的手臂后翻身就要睡去。

 

叶北宸好看的眉眼间似乎染上了不耐,他仍勾着唇角,可看起来却格外的漫不经心。

 

安晓心里酸酸涩涩说不清是什么滋味,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就已经在她耳边响起。

 

叶北宸随意的拨弄着她轻柔的发丝,“你说如果你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躺在你的身边对你这么热烈的表白说爱你。”

 

“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你会忍的住吗?嗯?”叶北宸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那,那些都是误会……”安晓终于知道林恋初为什么非坚持要让她这么做,她有些无语,更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应对叶北宸。

 

躺在他身边的人是她,对这个男人说俗气情话的人也是她,这些都是事实,属实怪不上叶北宸。

 

“误会?”叶北宸挑眉,墨眸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但很快转为疑惑,“告诉我,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怎么,突然发现自己爱上我了?”

 

安晓听到他这样问,微怔。

 

她该怎么回答?回答说自己被威胁然后答应奶奶要每天对他说爱他的吗?这样,恐怕他会更加生气。

 

不可以!她绝对不能坦白!

 

看着安晓垂下了眸子不说话,叶北宸眉头一皱,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自己。

 

他垂眸,视线落在她的小脸上,两视线触碰到,那一刻,安晓下意识躲闪。

 

叶北宸眼底嵌着点点笑意,“怎么?心虚吗?”

 

“才,才没有。”安晓的脸颊通红一片,不自然的扭过头去。

 

“哦?”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充斥在她的耳畔,显得尤为致命,“那就是你暗恋我,却不好意思说。”

 

安晓嘴角微抽,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这么自恋了?!

 

“谁暗恋你了?!”安晓掩饰着内心的真实想法,有些支支吾吾,“我,我那是怕你不开心,想哄哄你!别那么自恋!”

 

安晓本想着应付他两句就可以睡觉了,谁知,叶北宸竟然还得了趣味一般,追问不停。

 

安晓被他盯的愈发不自然,半晌才微扭头,支支吾吾道,“今天……奶奶说到怀孕的事情,我这不是怕你不开心么……”

 

“既然如此,”叶北宸狭长的黑眸紧眯,微冷的双眸呈现出笑意,轻轻勾唇,“那以后你每晚都来哄我好了。”

 

明明是清清淡淡说出口的话,却像是炸雷一般在安晓耳边响起。

 

每晚哄他?!

 

这是什么意思?

 

安晓杏眸微怔,美眸中满是错愕。

 

反应过来后,她坚决不依,“凭什么?!”

 

不,不对,不是凭什么的问题。

 

结婚两年,叶北宸几乎从不与她相处,就连别墅都极少回,他去了哪里她自然不用猜就知道。

 

只是为什么,他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是和唐和暖吵架了?

 

安晓正在想着,就听男人呵笑一声。

 

“当然是凭我是你丈夫。”男人意味深长的说完,直接将安晓拥入怀里,带着她躺倒在床上。

 

安晓并不适应这样的亲密接触,不悦的想要挣脱开他的束缚,男人的力气却是非常的大,相比之下,她的力气就像挠他痒痒一样。

 

她只顾着不解和气恼,完全忽视了男人的神情变化,男人不知何时凑近了她颈后,毫无征兆在她的耳垂上用力咬了一口。

 

“嘶——”痛!安晓痛呼一声,不可置信的看向叶北宸,竟然咬人,这混蛋是属狗的吗?!

 

“不听话,是想逼着我做你不想做的事情?嗯?”叶北宸的目光从安晓睡衣领口处划过,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安晓触电般揪紧自己的衣领,戒备的望着叶北宸,这才不得不真的准备睡去。

 

她可不想再和叶北宸发生点什么。

 

两人之间的纠缠,还是越少越好。安晓临睡前如是想着。

 

黑暗中小女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叶北宸的大手就搭在她腰上,那架势像是护着什么专属物品一般,令人不容侵犯。

 

只是女人已经睡去,男人却仍旧睁着一双凤眸,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清早。

 

阳光透过厚厚的落地纱照射进来,床上,酣睡的小女人紧紧环着男人的腰身,整个人四脚八叉的挂在他的身上。

 

小脑袋深深的埋在他的怀里。

 

叶北宸早已醒来,深邃的眸子好笑的盯着她的侧颜。

 

指腹缓缓的抚上了她白皙嫩滑的肌肤,手感好的竟然令他有些迷恋。

 

这时,安晓悠悠转醒,她睁开雾蒙蒙的杏眸,胡乱的扒拉了一下口水。

 

反应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紧紧的依靠在他的怀中!受惊一般起身,纤细单薄的身子却被男人有力的大掌一把搂住。

 

“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

 

熟悉的男人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熟悉却又异常霸道。

 

“不要抱我……”安晓的脸色不自然的微红,眉头微皱,用力的推开了紧紧抱住自己的男人。

 

叶北宸脸色一沉,俊脸上分明写着不悦,语气里也带着些冷嘲,“怎么,把我当了一晚上的人肉抱枕,刚醒过来就想把我推的干干净净?嗯?”

 

安晓脸色瞬间变的通红,她依稀能想起来,一晚上都是自己紧紧的缠着他……

 

“好了好了,全都是我的错!”安晓实在是被他火热的目光盯的受不了,连忙主动认错。

 

叶北宸淡雅却分明隐忍着什么笑意扬起,俊逸非凡的脸上风光潋滟,说不出的好看。

 

“知错就要改,就罚你每天来逗我开心好了。”叶北宸说着,一副好似自己大赦了天下的神情。

 

“你!”安晓杏眸微张,顿时明白自己是中了他的计。

 

“一会乖乖下楼吃饭,我还要去上班。”

 

叶北宸也不理会她生了一肚子的气,径直起身下了床,随意的拿起一件衬衫穿着,修长的手指扣着纽扣。

 

男人尊贵犹如君王一般随意动了一下薄唇,语气里带着笑意,难得温柔。

 

等到叶北宸离开,安晓在屋中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才终于深呼了一口气,收拾了一番下了楼。

 

她应该清楚的,叶北宸的温柔只会给唐和暖一个,自己不该在这偶尔的温柔里丢了心。

 

想明白了这些,她便收敛起了脸上的笑,绷着脸,吃完饭后,直接驱车去了医院上班。

 

本以为这件事情会就此过去,却没想到接连好几天,叶北宸竟然以哄他为理由,让她每天晚上都陪他睡觉!

 

晚上十点,黑夜笼罩大地,华灯初上。

 

“过来。”叶北宸擦拭着碎发从浴室里走出来,看着床上认真看书的小女人,微挑眉。

 

安晓抬眸,心里顿时紧张,望着他,“怎么,有什么事吗?”

 

叶北宸俊颜微沉,倪视着她,薄唇轻启,“忘了你那天答应我什么了吗?还是,需要我帮你想起来?”

 

男人身材很好,就站在床边冷冷的看着安晓,即便身上只围了浴巾,也就威慑力十足。

 

安晓握着书本的手心猝然一紧,咬咬牙,“我,我爱你。”

 

明明那天晚上以为他睡了才说的,哪想到竟然还因此入了火坑。

 

安晓脸色微红,黑色的秀发轻轻散落在她的脸上,精致的小脸蛋尽是窘迫。

 

“说的这么不情不愿,怎么,是对我有意见?”叶北宸脸色愠怒,下一秒,长腿直接跨过去,转眼,就将安晓压在身下。

 

看到她如同樱桃般的红唇,叶北宸忍不住想要亲上去,好好的品尝一番。

 

两个人慢慢贴近,眼看就要吻上,安晓杏眸微怔,反应过来,她便狠狠推开了身上的男人。

 

“你干什么!”她美眸瞪着叶北宸,满是愤怒。

 

叶北宸被她推开,深邃的眸子里满是不悦,语气微冷,“怎么?让你陪我睡觉又不肯了?”

 

安晓的红唇微张,眸子微红,防备的看着他,“你离我远一点!别忘了你是有爱人的人,别总过来缠着我!”

 

安晓实在是不明白这段时间以来,叶北宸的意思。

 

他分明不喜欢她,就算她是叶太太那也是个可有可无的叶太太,从前叶北宸不愿与她做戏,这次她回来,他倒是像喜欢上了她一样!

 

安晓越想越觉得可笑。

 

然而叶北宸全身上下散发出阴冷的低压气息,似乎在告诉她,他现在非常不开心。

 

安晓瞪着他,眸子里满是不甘。

 

他不开心又如何,她还不开心呢,但是这男人在意吗?

 

既然两人互相都不在意,那又何必非要假惺惺的做这些戏。若不是因为老太太,她连这同住一室都不想与他维持,更遑论假惺惺的哄他了。

 

安晓想到此处,原本还有些怒意的心顿时就冷了下来。

 

她冷淡的瞥了叶北宸一眼,翻身闭上了眼,“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很忙,你也没必要与我浪费这时间。睡吧。”

 

真真的冷淡,叶北宸看着她这样子,俊脸微沉。

 

他豁然起身,一手强硬抓住她手腕,将她压在了身下。

 

一双凤眸里满是怒火,掐着她的手腕一紧再紧,好似要弄死她一般。

 

安晓慌乱睁眼,“你干什么!”

 

太疼了,疼的她那点勉力维持的冷淡顿时无影无踪。

 

叶北宸俯身吻她,残忍的话语从他薄唇中吐出,听得安晓心如刀割。

 

“你是我妻子,就该承担自己的责任,在床上逗丈夫乐,这不是应该的吗?”

 

男人的大手从衣襟探进去,一路煽风点火,带着不达目的是不罢休的架势。

 

“啪!”的一声脆响,房中的一切才稍稍安静下来。

 

安晓看着叶北宸脸上的红印,心里惴惴,嘴上却不得不强硬。

 

她偏过头去,“你别生气,如果不是你这样,我也不会这么做。”

 

男人紧抿着薄唇,狭长的眸子里带着怒气,神情里还有些嘲讽,“你这是换了战术,欲拒还迎?”

 

“你!”安晓顿怒,下意识的就要反驳,只是话出口前她又忍了回去,“你冷静一下,听我说。”

 

叶北宸冷哼一声,眯着眸看她,并不多言。

 

安晓轻声咳嗽一声,以此来掩饰空气中的尴尬,“那个,奶奶似乎很想让我们生个孩子。”

 

叶北宸深邃的眸子直盯着她,听到她的话后竟是笑了,一只手支着头部,一只手指腹触摸着她微红的脸颊,“如果你不介意,那我,现在就可以。”

 

他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刚才若不是被安晓中途叫停,此刻早已进入战斗,哪里还会给她啰嗦这么多的机会。

 

安晓听明白了男人话里有话,心里顿时一颤,脸色瞬间变的更加通红,“不,我很介意!”

 

“嗯?”叶北宸狭长的黑眸微眯,散发出危险阴冷的光。

 

那意思很是明确,如果安晓敢说出不愿意怀他孩子的话,那么他一定会用自己的方法,让她怀孕。

 

安晓咬牙,支支吾吾道,“我,我在医院上班的时候,遇到过很多孕妇的家属为了孩子而不肯让孕妇执行手术,执意要孕妇顺产产子,每一个都那么痛苦,我,我有些害怕……”

 

安晓支支吾吾的说着,呼吸因为紧张而紧促。

 

原本以为叶北宸会嘲笑她胆小怕痛,却不料,男人一把环住了她的纤纤细腰,眸子里嵌着温柔。

 

带着沐浴露的清香和男人的味道充斥在安晓的鼻间。

 

竟然令她微微有些沉迷。

 

“你觉得奶奶和我会那样做吗?如果你怕痛的话,我们可以不生孩子,我想,奶奶那么疼你,也舍不得让你受苦的。”

 

叶北宸的眼睛里满是真挚,令安晓颤抖着心房,眸子里铺满了一层薄雾,心里瞬间被温暖填满。

 

正当她彻底的沦陷感动其中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叶北宸和唐和暖在一起恩爱的身影。

 

心里倏地刺痛,凄然万分。

 

是啊,他的温柔与真心,从来不属于她安晓,从始至终能够彻底拥有这些东西的,也只有唐和暖一人。

 

夜渐深,夜微凉……

 

第二天清晨,毫无疑问的,安晓再次在叶北宸的怀中醒来,并且是紧紧抱住不舍得放开的那种。

>>>>本文《千种柔情恰似你》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