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09-05 17:28 的文章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小说肉肉片段,完整版《终极狂兵》小说无弹窗终极狂兵最新章节全文txt

 单铁关的脚还没踏出饭店的门口,就被前台的女服务员叫住了。

 
“什么事?”单铁关提着打包的菜,转头问道。
 
前台女服务员有礼貌的说道:“先生,您一共消费了五千八百四十元,给您抹个零头,一共五千八,您是现金支付还是手机支付?”
 
“嗯?没结账?”单铁关有些愣住了,虽然沈镇对他很好,但是他一直待在家中,很少外出,所以也没给他钱,他身上是一分钱也没有。
 
而且今天分明是陈玉丽请客,怎么没结账就走了,难道气疯了?
 
单铁关摇了摇头,客气的道:“小姑娘,这样,我今天出门有些仓促,明天给你送钱来行不行,我把……”
 
他本想将身上的物件压在饭店,可是这一掏兜,兜里比脸还干净,这就有些尴尬了。
 
女服务员的脸立马耷拉了下来,冷声道:“没有钱,你上饭店吃什么饭!”
 
随即,她朝着后厨大声喊道:“二哥,二哥,有人吃霸王餐!”
 
“谁吃霸王餐!”一个身高虽然不算太高,但是全身壮实男人,从后厨走了出来,大声说道:“敢在我‘霸王居’吃霸王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二哥,就是他!”女服务员一手指着单铁关,说道。
 
单铁关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释道:“我只是没带钱,要不这样,你跟我回去取,行不行?”
 
二哥道:“取?上哪去取,出了门你肯定就找各种理由溜走,像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再说,我这里忙忙的,哪有时间陪你瞎折腾。”
 
单铁关看着空荡荡,十分冷清的一楼大厅,一楼都空着,楼上的单间就可想而知了,他实在想不通,这位二哥所说的忙,到底是哪里忙。
 
他双手一摊,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样?”
 
二哥说道:“想怎样,吃霸王餐,你还有理了!”
 
“对付你这样的人,就得打,一天打一顿,直到你将钱全部交上为止,我管你上哪弄钱,没钱,就得给我待在这!”
 
单铁关眉头微微一皱,这个二哥竟然是个不讲理的混人,对付这种混人,也是靠打!
 
他冷声道:“哦,是吗,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哎呦!敢威胁我!”二哥怒道:“吃霸王餐还这么嚣张,老子今天让你知道什么是沙包一样的拳头!”
 
说罢,二哥举拳击向单铁关。
 
看二哥出拳的力度和速度,单铁关知道二哥肯定是个练家子,但是这点攻击力,在他眼里却是不够看的。
 
他轻轻松松的躲过二哥的攻击,伸手化掌,看似柔弱无力,但这一掌,却将二哥拍的连连倒退。
 
“哎呦!吃霸王餐的打人了,兄弟们,跟我一起上!”二哥脚下一个不稳,跌坐在了地上,大吼起来。
 
“蹭!”
 
“蹭!”
 
“蹭!”
 
二哥的话刚落,从后厨出来五个穿着厨师大褂的厨子,个个手里都拿着家伙,有菜刀,有擀面杖,甚至还有……面板!
 
“干什么,都吵吵什么,烦不烦!”就在这时,从楼上走下一个身材有些肥胖,穿着一身宽松西装的中年人。
 
“豪哥,这家伙吃霸王餐!”二哥嚎着嗓子,指着单铁关,告状道。
 
“哦?是吗?”被称作豪哥的肥胖中年,眼神一一从厨师面前扫过,最后落在了前台女服务员的身上:“娟子,有这种事吗?”
 
女服务员娟子显然比较害怕肥胖中年人,捻着衣角说道:“他说,他没带钱!”
 
“听到了没有,没带钱!”二哥拍着手,说道:“吃饭不带钱,难道不是吃霸王餐吗,豪哥,你说这种人,该怎么收拾!”
 
豪哥狐疑的盯了一眼单铁关,以他阅历无数的经验来看,这个年轻小伙子,不像是吃霸王餐的人。
 
他有些不满的瞪了一眼二哥,二哥最近怎么了,脾气居然这么暴躁,这已经是这个礼拜第十次和顾客有争执了吧。
 
本来生意就越来越差劲,他还这么个闹腾,往后的生意还怎么做,但毕竟是多年的兄弟,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遂对着其中的两个厨师,说道:“王浩,刘勇,你陪着这位先生,去家里拿一趟钱,要是他敢耍什么花招,直接将两只手废了!”
 
谁料这个时候,单铁关淡淡的说道:“豪哥,不用了这么麻烦,这一餐,就算是你请客吧!”
 
“什么!”
 
“他疯了吧!”
 
“真是什么不要脸的人都有!”
 
单铁关话一出,众人先是惊讶,随后嘲笑起来,都认为单铁关得了失心疯。
 
“混蛋!也不撒泡尿,照照你是个什么德行!”二哥猛然一脚踢向单铁关。
 
单铁关这次没有给二哥留有余地,伸腿轻轻抵下二哥腿下的力度,抬脚重重的踹在了二哥的肚子上。
 
“砰!”
 
二哥身子竟然倒飞了出去,撞在墙上,才停住,滑落了下来。
 
“吃霸王餐的居然这么嚣张!”
 
“兄弟们,一起上!”
 
“对,打死他!”
 
单铁关这一脚,却是把那五位拿着家伙的厨师给得罪了,他们拿着家伙,愤怒的砸向单铁关!
 
然而,单铁关却带着一丝微笑,看着豪哥。
 
“住手!”豪哥经历饭店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见单铁关如此淡定,他感觉单铁关绝对不是得了抽心疯,肯定另有原因。
 
他看向单铁关,问道:“不知道先生何意?”
 
单铁关淡淡一笑,说道:“拿你酒店的生意,换一顿饭,还是你赚了!”
 
豪哥眼睛一亮,说道:“先生是说……”
 
“对!”单铁关说道:“你知道你家的生意为什么越来越差吗?”
 
豪哥激动的一把抓住单铁关的手,说道:“在下王家豪,还请先生指点一二!”
 
单铁关从容的抽出手,说道:“好说,好说,只是别在喊先生了,鄙人姓单,名铁关,喊我铁关或者小单都可以。”
 
他还真听不惯“先生”这个词。
 
“大哥,他就是个吃霸王餐的骗子,您可不能上当啊!”就在这时,二哥出来阻挠道。
 
单铁关淡淡的看了一眼二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但是没说什么。
 
王家豪皱起眉头,这个老二最近这是怎么了,越来越没规矩了,他不满的说道:“老二,你给我闭嘴!”
 
随即,王家豪看向单铁关,客气的说道:“单先……哦,单兄弟,请说。”
 
单铁关走到一张桌子前,拉出椅子,坐了下来。
 
王家豪立即吩咐道:“快,给单兄弟上一壶茶,要一壶上好的茶!”
 
单铁关满意的笑了笑,老大就是老大,这应变能力非比寻常。
 
“你这店是从重新装修之后,才一落千丈的吧。”单铁关缓缓开口说道。
 
“对,对,单兄弟说的对!”王家豪应和道。
 
“哼,装模作样!”二哥板着脸,冷哼了一声,但是双腿却有些微微发抖。
 
单铁关没有搭理二哥,继续说道:“你这个‘百龙朝拜阵’寓意十分不错,只不过却拜错了地方,我想豪哥不但酒楼生意不好,最近连其他的生意也不怎么顺心吧。”
 
“神,真神!”王家豪恭敬的给单铁关倒上一杯茶后,竖起了大拇指。
 
他是以开酒楼发家的,不过知道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有了闲钱之后就涉足到金融、房地产、化妆品等等各个领域。
 
虽然现在酒楼已经不是他的主要产业,但是却是他的本,是他拥有现在这一切的开始,他是一个十分念旧的人,因此对酒楼看的十分重,就连平日办公的地方,都设在了酒楼里。
 
半年前,酒楼老旧,于是他就重新装修了一番,请了天海市最有名的风水先生设计,并让自己的生死兄弟王强,也就是二哥盯着施工,生怕出一点纰漏。
 
可是,自从重新装修之后,酒楼的生意却越来越差,他也搞过许多活动,但是却很少有人问津。
 
同样的菜品,同样的厨师,为什么人们都不愿意来了呢,就连一些从前的老客户,也很少来了,这让他十分郁闷和纳闷。
 
不过酒楼生意虽差,不赚钱,反而每个月还赔钱,但是他却养的起,所以一直没有关闭。
 
可是最近一个月,他的其他生意,也出现了许多纰漏,一直处在赔钱的地步,再这么下去,他这个酒楼了就养不下去了!
 
王家豪说道:“还请单兄弟,给指点一下。”
 
单铁关品了一口茶,茶一入口,一股沁香直入心田,果真是上好的竹叶青,他端着茶杯,缓缓的说道:“你仔细看看,百龙真的是拜中间的主人吗,你没发觉,它们拜的是主人旁边的灯泡吗?”
 
“什么!”王家豪大吃一惊,急忙站起来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这一看,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若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这些看似朝拜的百龙,方位稍稍发生了一丝倾斜,竟然对准的是一个小小的灯泡!
 
“谁,是谁?”王家豪思付着:“风水先生,还是老二?”
 
单铁关再次开口道:“若是只有这个‘百龙朝拜阵’错了,影响的也只是酒楼的生意,但是,你酒楼门口的那两棵桃树,又是什么意思?”
 
“嗯?”王家豪看向桃树,随即笑着解释道:“听别人说桃树旺店,我也才摆在了门口,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单铁关说道:“桃树旺财这倒是真的,可是你的桃树却是泡在了黑狗血上!”
 
他舔了舔嘴唇接着说道:“黑狗血是干什么的?是用来镇邪的,它本身也是至邪之物,用来泡着旺财的桃树,久而久之,邪气入侵,这两棵桃树已经成了邪树,若不是豪哥八字硬,再加上祖上的福禄厚,恐怕豪哥早就成了穷光蛋,而且还会死于非命!”
 
“什么!”王家豪慌忙的跑到门口的桃花树,随手拿起一把椅子,猛地砸向桃树的树坛。
 
“桄榔!”
 
树坛破裂,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塑料小桶,同时一股腥臭味弥散出来,不用再细看,就能猜出塑料小桶里装的是血液了。
 
“王强,你个王八蛋!”王家豪气的浑身发抖,这两颗桃树,可是王强亲手买回来的,眼神凶狠的寻找二哥,但是大厅里哪还有王强的影子。
 
“他,他刚刚溜出去!”拿着擀面杖的厨师小心翼翼的说道。
 
“给老子捉回来!”王家豪气的跺脚说道。
 
王强是在王家豪走向桃花树的时候,悄悄溜走的,虽然他是开车上班的,但是钥匙却放在了更衣间,这么点的功夫根本跑不了太远。
 
盏茶的功夫,王强被三个厨师扭送了回来。
 
“豪哥,豪哥,我错了,请给我一次机会!”事情已经败露,王强知道多说什么也无意,只好苦苦哀求王家豪的原谅。
 
王家豪本来不想当着外人的面来解决自家的事情,但是他还有一些事情要询问单铁关,所以还不能将单铁关请走。
 
他怒目圆睁,吼道:“王强,平日里,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
 
王强哪里说得出口自己的理由,只是不断的说道:“豪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您就原谅我一次吧,看在咱们是亲叔伯兄弟的份上。”
 
“你还知道咱们是叔伯兄弟!”
 
王强不把关系说出来还好,一说出来,王家豪更加的生气,他怒道:“供你吃,供你喝,供你工作,还给你买房娶妻,就算是亲兄弟也不过如此吧,你为什么还要做这些丧尽天良的事情!”
 
“咚!”
 
“咚!”
 
王强的头狠狠的磕在地板上,求饶道:“豪哥,您就原谅兄弟我吧,我也是一时迷了心窍,才做了这些事。”
 
“一时迷了心窍?”王家豪面色狰狞,仰头大笑起来:“哈哈,这就是你的理由,王强,家有家规,门有门规,今天别怪兄弟心狠,我要清理门户!”
 
听到‘清理门户’这四个字,王强打了一个哆嗦,但却站了起来,先前的歉意一扫而光,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恨意!
 
“王家豪!”王强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跟了你二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现在居然为了这么点小事,竟然要砍了我的双手,还要赶我走!”
 
王强风里,雨里跟了王家豪二十多年,自然知道王家豪的规矩,但凡出卖兄弟者,废除双手!
 
“废话少说,给我按住他,我要亲自动手!”王家豪吩咐完,从拿着菜刀的厨师手里一把夺过了菜刀。
 
王强挣扎的开口大骂道:“王家豪,你个狗娘养的,你忘了当年你来天海市闯荡,差点饿死,是老子卖了血,请你吃的饭,没有我,你早就死了!”
 
他脸色狰狞的继续骂道:“你还好意思说,供我吃,供我住?你也不看看,当年跟着你混的兄弟,就我混的最惨,他们一个个不是公司董事,就是CEO,我呢,这么多年来,我还是饭店的厨师长,凭什么,这是为什么!”
 
“我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有胆量,有胆识,凭什么你一点机会也不给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我!”
 
“刘家荣说的没错,你就是打心里瞧不起我,就觉得我是一个没有脑子的蠢货!”
 
望着王强狰狞的表情,王家豪沉默了,王强这个人是个直肠子,没有心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让王强留在饭店做厨师长。
 
一来,这里是他的兴盛之地,有一个自家人留守在这里,他比较放心。
 
二来,也是为了保护王强,外面的世界十分残酷,别看他们这些老总在别人眼里风风光光的,但是这都是提着小心,用命换来的。
 
一个普通人摔倒了,拍拍身上的土,还能重新站起来,而他们这些老总一旦摔倒,不但一无所有,甚至往往连性命都保不住。
 
以王强这种性格,冲锋陷阵还可以,但若论阴谋诡计,根本就不是别人的对手!
 
王家豪有些颓废的跌坐在椅子上,他的这些良苦用心,王强居然一点也没感觉到,他感到十分的疲惫,轻轻的挥了挥手,说道:“走吧,走吧,都走吧,今天酒店提前打样!”
 
众人大眼瞪小眼,愣了半天,最后纷纷离开了。
 
王强看着王家豪疲惫的样子,心中流露出一丝不忍,他是被刘家荣给骗了,刘家荣告诉他,只要按照这个法子,王家豪的酒店就会落入他的手中。
 
别的他没干过,但是干个酒店老总,他还是信心十足的。
 
没想到刘家荣给他出的招,竟然是要陷王家豪于死地,搞的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刘家荣,你给老子等着,老子早晚要找你算账!
 
王强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轻轻的离开了。
 
“等等!”王家豪捏着鼻梁,缓缓开始说道:“王强,明天开始,你就是‘霸王居’的总经理了,先干着看看,若干的好,这个酒楼,就送给你了。”
 
王强微微一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狠狠扇了自己两个耳光,走出了酒楼!
 
待所有人都离开了酒楼,王家豪略带歉意的对着单铁关说道:“让单兄弟见笑了。”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单铁关面前,说道:“今天出门有点急,只带了这张卡,这里面有六十万,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单兄弟不要推辞!”
 
想了想,他又掏出一张名片,同时递到单铁关的手里:“单兄弟对我的恩德,我这一辈子都会铭记于心,这是我的名片,但凡兄弟有事,只要打这个电话,我王某随叫随到!”
 
单铁关不喜欢矫情,他收下了银行卡和名片,他要炼制玄天九针,需要购买一些材料,别看是为沈冰蝶治病,但是向沈冰蝶开口要钱,他却做不出来。
 
他将银行卡和名片收了起来,起身道别道:“那好,豪哥,兄弟我就不打扰了,告辞了!”
 
“单兄弟,慢走!”王家豪起身将单铁关送出酒店门口。
 
“哎呀,瞧我这脑子!”望着单铁关消失的背影,王家豪突然想起一件事,本来想解决完王强的事情,再问单铁关的,没想到却给忘记了。
 
他连酒楼的门也来不及锁了,急忙追了出去,边跑,边喊道:“单兄弟,等一等,单兄弟,等一等!”
 
单铁关走在灯红酒绿,车马如龙的大街上,看着美丽的城市夜景,尴尬的发现,他居然迷路了。
 
三年多的时间,这座城市竟然变化的如此之快,相似的写字楼,相似的街道,相似的商店和霓虹灯招牌,他有些转向了。
 
凭着记忆,他试探着走回沈家,在经过一个豪华的私人会所门口时,他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了他的小姨子—沈冰晨!
 
沈冰晨和几个年龄相仿女子,正被三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围着,好像是遇到了麻烦。
 
老道士让他入赘沈家,他猜测应该就是为了让他治好沈冰蝶的病,这个任务他必须完成,至于其他人,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
 
眼前这个沈冰晨嘛,还是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你,你们要干什么!我可喊了!”就在单铁关准备要走的时候,沈冰晨带着哭腔的尖叫声传了过来。
 
单铁关叹了一口气,扭身走了过去!
 
此时的沈冰晨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和几个要好的小姐妹吃完饭后,路过这个豪华的私人会所,出于好奇,她鼓动姐妹一起进去看看。
 
虽然她家有一个小公司,生活还算富裕,但是却还没有富足到能进入私人会所的程度。
 
今天正好一个小姐妹,家里富足,而且还有这个会所的会员,她才拉下脸皮,央求着小姐妹带她来见见世面。
 
谁料,私人会所没进去,倒是碰见三个地痞流氓!
 
“嘿嘿,你喊啊,你倒是喊呐,我倒要看看谁会救你!”其中一个染着黄发的男子,捏着下巴,眯着色眯眯的眼睛瞧着沈冰晨那两团柔腻说道。
 
“也不看看我身旁这位是谁,盛天铭城知道吧,就是我身旁这位林东,林哥爸爸建的,你就算喊破喉咙都没用!”鼻子上镶着一个鼻环的男子,得意的说着。
 
“镇子,翔子,不要这么凶,吓坏几个小妹妹怎么办,我们可都是斯文人!”
 
林东自以为很帅撩了一下头发,对着沈冰晨几人说道:“小妹妹,别怕,哥哥就是想请你们喝个酒,然后再去床上玩一玩,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好害羞的!”
 
说罢,就拉起沈冰晨的手往私人会所里走。
 
“放手,你个臭流氓!”沈冰晨气急,疯狂敲打着林东,见没有什么效果,干脆用上了牙齿!
 
“你个臭婊子,敢咬老子!”林东吃痛,反手一个耳光打了过去。
 
手在半路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拉住了。
 
“一个大老爷们,对女人动粗,不觉得丢脸吗!”
 
林东惊愕中看到正是一个长得有些帅气,看似十分柔弱,一阵风就能刮跑的男子,十分轻松的钳住了他的手腕!
 
“你算哪根葱!给我放手!”林东作为盛天集团老总的二公子,自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人人都让着他,还没有人敢阻拦过他。
 
今天却被一个陌生人给钳住了手腕,而且他怎么摆脱都摆脱不了,气的他是怒火中烧。
 
“放手可以,不过得先放她们离开。”单铁关淡淡的说道。
 
林东怒道:“好小子,你可知道老子是谁,老子是……,唔,你竟然打我!”
 
自从单铁关的眼睛被富二代,公子哥给弄瞎以后,他最烦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的公子哥,听到林东以自己的身世唬人,直接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艹,你竟敢打东哥,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染着一头黄发,被林东称作镇子的男子,大骂着,同时举起拳头砸向单铁关。
 
单铁关冷笑一声,钳着林东的手稍稍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
 
“嗷~”林东抱着手腕痛的大叫起来,他的手无力的耷拉着,竟然断掉了!
 
此时,镇子的拳头也到了身前,只见单铁关身体微微一动,很顺利的躲过了镇子的拳头,他单手轻轻一抓,抓在了镇子的胳膊上。
 
“既然你们关系这么铁,就陪着你的好兄弟一起骨折吧!”单铁关说罢,手下少一用力,镇子的胳膊上发出“咔嚓”的声响。
 
“啊!疼,疼!”镇子抱着胳膊,痛苦的倒在地上挣扎起来。
 
“行,你,你给我等着!”鼻子上镶着鼻环的翔子见状,威胁了一句,灰溜溜的跑了。
 
“英雄,谢谢,不知道怎么称呼!”
 
“谢谢帅哥的相救之恩!”
 
“……”
 
沈冰晨的几位小姐妹,纷纷向单铁关发声致谢。
 
唯独沈冰晨神色复杂,站在原地不动,虽然现在是晚上,但是街上的霓虹灯十分明亮,从单铁关出手的一瞬间,她就认出了单铁关。
 
当时她是满怀感激之情的,但是危机除去,她的内心却起波澜,他怎么出来了?他的眼睛没瞎?他身手竟然这么好?他来我们沈家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汇集在一起,迷恋推理小说的沈冰晨,推测出单铁关留在沈家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为什么要在父亲面前装可怜,还要装瞎子!
 
一想到装瞎子,沈冰晨突然想起下午的时候,她当着单铁关的面换衣服的场景,自己十八年清白的身子,竟然就被这样一个男人给看了去!
 
越想她越生气,看向单铁关的眼神从疑惑渐渐冷漠,最后竟然带着股发狠的意味。
 
单铁关若是知道此时沈冰晨所思所想,肯定会大摇其头,感叹沈冰晨和陈玉琴不愧是母女俩,这脑洞开的真是非比寻常!
 
“冰晨,你怎么了,还不谢谢帅哥的救命之恩!”
 
沈冰晨小姐妹之中,一个穿着牛仔超短裙,上身穿着一个露脐短小衫,梳着可爱的马尾辫的女子,见到沈冰晨愣愣的站着,还以为沈冰晨还没在惊恐中缓过神来,出言提醒道。
 
“哼,什么帅哥,就是一个吃软饭的窝囊废!”沈冰晨冷哼一声,说道。
 
“你们认识?”马尾女子惊讶道。
 
“走,他不但是个窝囊废,还是个大坏蛋!”沈冰晨气呼呼的拉起小姐妹,说走就走。
 
她的一众小姐妹,也不好再留下,纷纷向单铁关致歉,追着沈冰晨而去!
 
单铁关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想不明白,明明是他好心救了沈冰晨,为什么沈冰晨看向他的眼睛竟然带着恨意,平时只是很冷漠罢了。
 
难道救错了?她很喜欢被男人这样调戏?她不会是受虐狂吧?
 
单铁关浑身打了一个冷颤,将脑子的想法全部抛掉,本想捡起打包的饭菜,继续寻找回家的路。
 
但一转身,却看到几只流浪的小猫,撕开了打包的袋子,正吃的津津有味。
 
单铁关望着小猫,忽然想起了自己狼吞虎咽吞食剩菜剩饭的场景,不禁心下唏嘘,对着小猫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
 
折返了好几趟,单铁关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不过此时已经深夜,就连街边小吃摊都收起了摊子。
 
进了小区,一片漆黑,只有道边的路灯,努力的发出微弱的荧光。
 
拐进沈家的别墅时,突然灯火通明,单铁关大吃一惊,这是在等他吗,想到这里,他心里涌过一股暖流,在沈家待了一年多,说一点感情也没有,那肯定是假的,他何尝不是想得到沈家人的认同!
 
三步并两步进了别墅,他却愣住了。
 
沈镇,沈冰蝶,陈玉琴以及沈冰晨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个个脸若寒霜,眉头紧皱,好像是刚刚吵过架一样。
 
“铁关,你可算回来了!”沈镇看到进入屋子的单铁关,脸上立马换上了笑容,起身迎了上去:“你这是去哪了,我沿着酒店的那条道,找了好几趟,都没找到你。”
 
看着沈镇真挚关怀的眼神,单铁关有些湿润了,自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关怀过他。
 
“哼,谁知道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去了!”就在单铁关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沈冰晨开口挖苦道:“我都回来一个小时了,你才回来,去见什么人了吧?”
 
“冰晨!怎么这么跟你姐夫说话!”沈镇眉头一皱,不满的呵斥一声:“快给你姐夫道歉!”
 
“爸,他给你喝了什么迷幻药,你这么向着他!”
 
沈冰晨跺起了脚,委屈的大声说道:“你真的了解他吗,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他在咱家装瞎一年了,肯定怀有其他的目的,而且他的身手了得!”
 
“住口!”沈镇怒道:“你知道什么!”
 
单铁关的本事越大,治愈女儿沈冰蝶的机会越大,说实话,看着这一年普普通通,又柔柔弱弱的单铁关,沈镇一直是提着心,不过现在,他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了!
 
“沈镇,你到底是怎么了!”陈玉琴看到被沈镇呵斥,委屈的眼圈都红了的沈冰晨,站起来,说道:“你为什么总是向着他,谁是外人,谁是家人,你分不清吗!”
 
沈镇反斥道:“铁关是我沈家的女婿,就是咱们一家人,不是什么外人!”
 
“你……”陈玉琴被一向冲着她,让着她的丈夫反驳,还是因为一个外人,瞬时委屈无比,气的她张牙舞爪的就要和单铁关去拼命。
 
“啪!”
 
“够了!”
 

>>>>本文《终极狂兵》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