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19-12-04 14:18 的文章

我邻居的夫妇交换,宝贝真乖我要进来了,坐他头上让他口,黑紫肿胀龙根直直进入白热

 庵主清修多年,虽然已经告别尘世的那些纷纷扰扰,但是也可以简单的通过面相来探知一个人的心。

 文学

 

 

基本上很多人都是一面便结束了。

 

 

还有些幸运的,到了展示自己的武学和拳脚功夫时,被庵主淘汰了。

 

 

那种垃圾的三脚猫功夫,实在是连庵主都看不过眼,虽然是没有资格当尼姑庵的保安。

 

 

更何况这尼姑庵虽说是需要保安,但是也不可能有太多的男人,拥有一个男保安,早就已经是她能承受的极限了,这个要求自然是,又高了一些。

 

 

“不行。”

 

 

“不行。”

 

 

慧心已经看着庵主将这两个字讲了许多遍了,就这么站了一天,也没有看见任何达到庵主要求的人,慧心和慧云相视一笑,都有些无奈。

 

 

慧心则是心里有结,这段时间虽然已经和老马分离,但是想要见他的心却一天比一天强烈。

 

 

不知道他能不能来试试看,就算是过不了这保安选拔,见一面也是好的。

 

 

慧心这些日子只要是想到那些,便羞涩难捱,只能等到夜深人静之时,自己安抚那日未曾得到的满足。

 

 

每当这个时候,慧心脑海里都是金瓶梅的那些画面,女的变成了她自己,而画面里的男人,则是化作了老马的脸,在她身上肆意的作怪。

 

 

每一次,慧心也只是敢用一根指头,光是这样,自己都觉得战栗非凡,脑子里更是不敢相信,若是老马那儿……

 

 

明明是四下无人的环境,慧心还是羞的拿被子盖住了脸。

 

 

也不知道老马现在在忙些什么,有没有时间过来应聘一下,哪怕就只是见一面她也满足了。

 

 

慧心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不知道老马能不能为了自己来应聘试试看,就凭老马那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便比这些歪瓜裂枣的中年人要强上百倍。

 

 

想到这里,慧心又开始思绪纷纷起来,两条修长的腿在僧袍底下止不住的磨蹭,明明是在这种人很多的情况下,却也止不住粉面桃花的模样,看的一些应聘的人口水都快要下来了。

 

 

一天下来了,还又不到半个小时庵门便要关闭,慧心却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看着门口。

 

 

“今天这些,全无一个能担起这个责任的。”庵主无声的叹了口气,对着慧心的师傅摇了摇头。

 

 

师傅会意,正准备收起聘用书,一声底气十足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师傅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这道有些熟悉的声音是来自于谁,慧心便先一步眼睛一亮,看向庵门口的一道身影,但她随即便收回目光,生怕被她人发觉不对劲。

 

 

老马兴致冲冲的就走到了门口,递上了自己的简历,那可是他好不容易走到山下找了个复印店弄的,可像样了。

 

 

里面把他吹的天花乱坠的,也省去了他的某些黑历史。

 

 

庵主看着老马一张正气凛然的脸,又看了他简历里武僧的背景,倒是有些满意。

 

 

慧心的师傅则是在身旁低语了一句,将上一次老马救了慧心的事情原话告知,庵主点了点头,慧心便知这事有希望。

 

 

“既然如此,便看看你的拳脚功夫吧。”

 

 

庵主主要还是看身手,若是身手不行,何谈保护尼姑庵?

 

 

老马心下一喜,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慧心,见她也隐藏不住自己的喜意,更是又增添了信心。

 

 

他这一次来,便是为了慧心而来。

 

 

这小尼姑只是寥寥无几的两面之缘,便已经勾了他的心一般,日思夜想的,老马觉得自己中邪了似的,每天脑子里都是这小尼姑的音容笑貌。

 

 

老马起手式一做,范便起来了,一套拳法打下来破空声连连,即便是毫无武学研究的这些清修尼姑,也可以看得出老马和那些花架子的不同。

 

 

可庵主还是有些木然,这拳法是少林拳法不错,可既然是武僧有的东西,她为何又要招一个已经还俗了的武僧。

 

 

老马知道自己如今未得庵主赏识,便自顾自的又打出了一套拳法。

 

 

这是武僧中只有等级高的才可以接触到的绝学,属于少林,却并不是人人都知晓。

 

 

这一套拳法打下来,其气势磅礴,足以让在场的人们久久不能平静。

 

 

显然,见着庵主惊讶的神情,老马便知道,他成功了。因为这件事情事发突然,庵主已经没有心情等待,当天便让老马收拾了需要的衣服和东西,便住进了靠近慈云寺大门靠里的小房间。

 

 

房间虽格局不大,但是胜在干净整洁一应俱全。

 

 

反正老马也是孤身一人,根本不在乎这些身外的物件。

 

 

每每一想到慧心在身下羞涩的模样,老马便归心似箭,拎着行李箱便往山上赶。

 

 

“这是施主的房间,师傅让我和师姐赶着时间给施主收拾出来的。”

 

 

慧心带着老马在前面走着,若不是身旁有几个前来围观的小尼姑,老马恨不得跑上去把慧心揽到怀里面。

 

 

这几日想慧心想的抓心挠肝的,老马早已经憋的不行了,现在他在尼姑庵当上了保安,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还怕没有机会?

 

 

老马跟在后面看着慧心通过僧袍的细细腰身和臀,早已经心猿意马了,脑海里都是她云雨巫山时的模样。

 

 

慧心迎着他到地方便被师姐喊着离开了,老马还急于没有跟她好好说两句话,本来想喊住她,可是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出声,这里可是尼姑庵,他一个新来的保安就跟小尼姑搭话,怕是要丢了饭碗。

 

 

老马将自己的几件衣服和刷刷洗洗的东西放在房里,就起身出了房间,在慈云寺里面闲转悠。

 

 

老马脚步很急,简单的观察着慈云寺的内部结构,其实说是转悠,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要找到慧心,他这两天来一直想找个机会跟她搭话,可苦于见不到她。

 

 

慈云寺只是一个小尼姑庵,虽说香火不错,可装修和建设都是最简便的模样,不注重铺张浪费,约么有个几千平方。

 

 

老马心急如焚,只想赶紧见到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小尼姑。

 

 

“施主在找什么呢?”他正愁苦之时,然后突然想起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这个声音曾在他耳边娇喘过,他又怎么可能忘记。

 

 

老马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找你。”

 

 

慧心方才见老马神色匆匆,还以为有什么事情,她刚好想去找老马,便路过了这里,还以为老马会在房间,没想到竟然在这。

 

 

慧心有些不好意思,一张小脸又红的跟发烧了似的。

 

 

老马一看便知慧心这是想起来了那几次的事情,脸上有得意之色,他就知道这小尼姑尘缘未了,对这些逍遥事情期待的很。

 

 

待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他绝不可能让这到嘴的鸭子再飞了。

 

 

“这尼姑庵倒是挺大。”老马不知该开口说些什么,只能尴尬的接了一句。

 

 

慧心咧嘴一笑,漂亮的眸子扑闪扑闪的,直眨到老马心坎子里去了。

 

 

“施主过誉了,我们寺庙一直清贫为主,没有什么过的排场。”慧心接话道,她心里此时此刻也是跟蚊虫叮了似的,痒痒的,眼神止不住的往老马的那里看。

 

 

两个人又寒暄了一段,便依依不舍的告了别,各自做自己的事去了。

 

 

老马继续在慈云寺里面不停的转悠,毕竟他现在的工作是做这里的保安,对这里的环境也要格外的熟悉才对。

 

 

往常也是闲人一个,老马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正经的工作,心里面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装不下事情了。

 

 

熟悉完了寺庙里面的环境,老马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收拾好自己的床铺,时不时有想要看热闹的小尼姑跑过来凑着头看老马的房间。

 

 

老马全当没看见似的,他现在一颗心全部都在慧心身上了,哪还有功夫理这些好奇的小尼姑。

 

 

收拾完东西,为了避嫌老马只能到寺庙外面练武,一套拳法打下来是神清气爽的,冲了澡,就往床上一躺,没一会便睡了。

 

 

第二天的老马是被自己的闹钟吵醒的,往日里老马都能够睡到自然醒,因为他身体的生物钟非常的准,但是寺庙里每天天不亮都要起来了,于是老马也给自己定了一个很早很早的闹钟。

 

 

老马在床上做着例行的运动,脑子里面满满都是慧心的身体,还有她跟自己在一起时那娇俏的模样,慢慢的将他推往更高的感官体验。

 

 

就在这种体验即将走向最高点的时候,老马突然听见了一声对话声,离这个房间不远,但老马的听力异于常人,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听见了女人的声音,还是声陌生的。

 

 

顿时,老马心里的罪恶感就上来了。

 

 

这可是尼姑庵,在这里……

 

 

老马停住了身下的动作,穿了裤子起身将门悄无声息的打开,走了出去,站在旁边的槐树底下看着前面两道人影。

>>>>本文《都市贴身保镖》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