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0-01-06 10:24 的文章

卫君,卫君的故事,塞东西走路play

 高考结果出榜的那天我正满十八岁。免费小说请牢记.庆功宴和生日晚会是在一个同学父亲开的酒店举行的。父母为了让我彻底轻松没有请老师来,自己也避开了。二楼的一个大包厢里只剩下我和我的同学。

 
    烟雾缭绕的包间里,叫声、喊声热烈得象要掀掉屋顶。我孤身一人力敌众友,迎接他们一轮轮的举杯,酒到杯干。如果没有卫君,我想我会躺着出去的。当地下的啤酒瓶被碰得叮当乱响时,卫君替我挡了驾。她站起来,开了瓶酒,指着那伙人叫他们不要欺负我,有什么冲她来。我哈哈大笑,知道这帮家伙一定没辙。
 
    卫君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学习成绩多年来一直是第一。以前一门心思用在学习上,少言寡语,加上较内向的性格,班上没人敢打她的主意。有几个不识趣的家伙,曾被她骂了个狗血淋头。虽然跟我好上后,性格有所开朗,可气势犹存。
 
 
    果然,他们蔫了下去,只敢用言语激我,没人敢惹她,直到后来到舞厅跳舞,一帮人才回过气来,推搡着非要我们跳一段。
 
    舞厅的灯都被打开,有人拿了个像机,胡乱的闪着光拍摄,到后来所有人都蹦跳起来。我的头很晕,恍恍忽忽的觉得到处乱成一片,搂着卫君的腰,借着酒意想亲她,被她拿了块方糖塞在嘴里,酒劲上涌一阵眩晕带着她摔躺在地上。四周笑声一片。
 
    那算是我和卫君暑期最后次的相聚,再去找她,她已出去旅游。后来快去报到的前天,她才回来,也只是商量数句又匆匆离开。一句话,中学里最轻松的一个假期,我过的并不开心。
 
    从一个城市来到另一个城市,景物没多大变化,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学习不会象以前那么辛苦了,跟卫君的约会也不会再有约束,想想这些怎么能不使人愉快。下车走到大街上,一昼夜的劳累随清新的晨风吹拂,烟消云散。
 
    刚迈进新校园的大门,卫君就从我身旁跑开,钻进簇簇人群。我转了好一圈在宣传窗前找到她,她正在看窗内的红纸黑字。看到我们被分到一个班,我松了口气,心中最后的一点担忧也没了。从上学伊始到高中毕业,我和卫君一直同班,这个十几年青梅竹马的神话,通过我高中后两年的努力今天仍未结束。
 
    我们在校园里乱转,一切都新奇:高大的教学楼,漂亮的图书馆,宽阔的广场,远是中学校园不能比拟的。靠躺在绿荫草地上,赏望林边小山上熠熠着金芒的小亭,心情舒畅,连背上的行李也变得轻了。
 
    大学里的住宿跟中学不同,除了公共的学生宿舍外还有新建的学生公寓。卫君选择的公寓座落在山畔,一片树林遮掩着幢幢小楼,是学生公寓中档次最高的一种。一间二三十个平方的大房隔开,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卫生间,床、桌椅、窗帘等用具齐备,稍加摆设简直就是个小家了。
 
    我要帮她布置,她兴奋的止住我道:“不用,不用,我来设计。”她在屋内走来走去,比划着丈量各处的尺寸,许久才想到我,对我笑道:“这地方不错,这下总算自由了。”
 
    “我可累死了。”我苦闷的道。昨晚我劳累半宿伺候着她这位大小姐,弄得跟一民工似的。她蹦跳过来,在我的左右颊上亲了口,“好,好,我知道你辛苦了,你也去忙你的吧,我还要想想。”说完不再理我。
 
    与卫君的相比,我的就不能叫公寓了,虽然名义上一样小楼还高了一层,可实际上跟学生宿舍差不多。这也是没法的事,谁让我的家境不如她呢。同样大的房间,沿墙的两边各放两张床,中间宽阔处摆置桌椅,室内还算不拥挤,四个人住也凑和了。
 
    我的对床是个山东的,个不高却很壮实,园园的像个“礅子”。与他相比另两个上海、江西的,就显得瘦多了,带上眼镜文文的像娘们。屋里乱哄哄的,都在摆放整理,我放下行李加入他们中。
 
    喧哗声平静下来时,已近午夜,月光透窗射进,室内朦朦胧胧。一天的忙碌,屋里杂乱的物件已收拾整齐,静静中对面床上传来轻微的鼾声,新同学们都已睡熟。
 
    我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带着点激动在床上翻复不能入睡。在这陌生的城市,即将要开始一种新的生活,真让人期待,会是想像中的那么绚丽多姿么
 
    薄薄的一片云飘来,明月变得隐约。
 
    新生开学典礼是在电教室举行的。校长说了几句欢迎的话后,就开始吹嘘,什么横向联合、考研扩招呀、增设博点等等一大套,根本没有我们感兴趣的话题。
 
    那个本系的主任更是招人烦,楞是给我们上了节道德课。
 
    宣布完各科的任课老师,我和卫君就溜了出去。她满面春风的递给我张纸条,得意的道:“给我参考参考,看看漏了什么。”明知道她老爹老妈有钱,看了清单我还是吓一跳:乖乖,要壹万来块,够我一学年的费用了。看到我的模样,她更得意了:“怎么样,暑假出去玩,舅舅答应的给买台电脑。”
 
    附近的一家大商场成了我们的目标。先在旁边的电脑城配了台电脑,我们就一头钻了进去。卫君的喜好不少,先是抱了几张明星的张贴画,又选了一摞子卡通漫画,我又成了她的跟班。路过妇女用品柜台,我向她努努嘴,问要不要选点日常用品。她先是一楞,看到我的坏笑,给了我一拳。
 
    我给她挑了几件衣服,她看了看摇摇头说太土,自己选了几件,试穿上让我眼前一亮。真是,就出去玩了趟,怎么变化这么大,时髦赶得不象学生了。不过我倒是挺高兴,这样的穿着,女人味和清纯学生形象融合在一起,看得人心痒痒的。出大门时,她看到厅里的漂亮单车,又被吸引住非要买一辆,问我意见,我当然支持。报到那会,看到校园门口小轿车上下的男男女女眼红了半天,有了单车能带卫君在cāo场兜兜风也不错。
 
    我把最后一张画贴好在墙上时,卫君推门进来。她端着个盆,毛巾盘在头上,头发湿淋淋的冒着热气。洗浴后的她已把刚买的新衣穿上,粉红衬衣上套着件天蓝的薄毛衫,过膝咖啡色裙用一条新款的女式皮带紧系在腰间,清纯靓丽中多出些许妩媚。

>>>>本文《卫君的故事》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