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0-05-01 17:33 的文章

秩名,嗯你好坏,交换配乱婬

     「求求你不要这样好吗你不要认为白天我让你那样,我就是没规矩的女孩」

 
    「我看你挺享受的」
 
    「我我那时没想到你这么大胆,你那样摸,谁受得了我虽然没有经验,可我也是生理正常的女人啊如果不是林玉琪在旁边我不敢叫,你不会得逞的,你再不放手,我要生气了,我们没有感情,我不会再给让你这样的」
 
    听她说的那么绝,我一个大男人,干嘛被她讲那么难听,立刻就把手由她胯下抽出来。
 
    「你生气了」
 
    「我没生气,是无趣」
 
 
    「你别急嘛说不定我们能培养出感情,那个时候再说」
 
    「听你说的跟真的一样,那你为什么上班都不穿内裤」
 
    「我我是学我姊姊的,我姊说穿丁字裤勒的不舒服,穿一般内裤裙子上又会有痕迹,有一天她只穿裤袜,没穿内裤,说很舒服,人家就试试看嘛谁知道你那么大胆」
 
    是喔我钻在柜台下,如果不是你用那迷死人的小腿磨我的手腕,我还大胆一起来呢
 
    「你姊姊什么星座」
 
    「处女座」
 
    「处女座最闷骚了」
 
    「我也这么觉得我姊她表面上像圣女贞德一样,其实她想得要死」
 
    「那你呢」
 
    「天蝎座敢爱敢恨」
 
    「还有性欲强」
 
    「你胡说,那是对自己喜欢的人」
 
    我懒得再跟这种青苹果型的女孩子多扯,就把车子开到外双溪周晓琳与她姊姊周晓雯的租屋处门口,她是先回她跟她姊姊的租屋处,换了学校的制服,才到东吴上课,她是夜间部的。
 
    「谢谢你送我回来,再见」
 
    她下了车,转头看到我坐在车上没跟她说再见。
 
    「你还在生气」
 
    「跟你这种小丫头有什么好气的快去换衣服上课去,别忘了穿内裤哟」
 
    她脸红了一下。
 
    「你好讨厌,再见」
 
    她说完,有点依依不舍的转身开了小木门,那是一间由眷村改建的小平房。
 
    她打开了房门,再转头看看我。
 
    「你要不要进来坐一下」
 
    美女邀约,反正闲着没事,何况我对她们姊妹充满了好奇。
 
    她们姊妹俩住的这间房大约十五坪左右,一房一厅还有个小厨房,卧室我没看到,外厅是客厅兼书房及餐厅,布置得清爽怡人,看起来还挺宽敞的。
 
    周晓琳在卧室换衣服,我看到桌上的计算机没关,屏幕是保护程序,大概她姊姊出门忘了关计算机。我顺手用鼠标点了一下。嘿画面出现的竟然是一个外国猛男,一身肌肉油光水亮,像结实累累的栗子,原来她们姊妹喜欢外国猛男
 
    。。
 
    我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到周晓琳满脸通红的站在我身后。她上身穿了简单的白衬衫,在腰间打了一个结,下身是一条低腰牛仔裤,露出了她腰间那粒迷人的小玉豆,充满了青春少女的活力
 
    「这计算机是我姊姊的」
 
    「是喔所以你都没有看过这上面的猛男是不是」
 
    她脸更红了。
 
    「人家会好奇嘛」
 
    「我猜这上面一定不止猛男,我再看看」
 
    「不要,那是我姊姊的计算机,你别乱动」
 
    她话还没说完,我已经由资料夹中点了一张图片。
 
    哇那是一张外国俊男美女在山间小木屋门口的交媾图。图中的金发俊男的牛仔裤褪到膝间,金发美女除了长筒高跟马靴之外,一丝不挂,金发帅哥那根粗长的阳具正插在美女剃得像白虎的yd内。
 
    我转头看周晓琳,她半转身低垂着头不敢看我,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低低的说。
 
    「你真的很坏人家什么秘密都被你看去了」
 
    「我那里有全部看去没看到的还多咧」
 
    「不跟你说了,我要去上课」
 
    不知道谁说过,含苞待放的少女是最美的,而处子的含羞带怯则更动人。
 
    眼前的周晓琳正是这付逗人遐思的模样儿,红云已经飘到耳根了,大眼中泛着晶盈的水光,为了平复羞窘的情绪,粉红的小舌破出樱桃般的小嘴在粉嫩的唇角润泽一下。
 
    我看着她柔美如缎的秀发半垂,掩住了无限的春情,走到计算机桌旁欲提起装了课本的黄色背包,我一把抓住了她嫩白滑腻的小手。
 
    「你不要这样嘛人家急着去上课」
 
    她说话声如蚊蚋,小手欲抽却又不舍,我感觉到她柔嫩的掌心有湿湿的汗泽。
 
    我又想起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句话。这时那里还管她上课不上课,反正台湾的大学易入难出。伸手微带,她已经被拉到我的大腿上坐下,计算机椅承受不了我俩的重量,发出吱吱嗄嗄的声音。
 
    她靠坐在我怀里,羞得下巴抵到了胸口,长长的眼睫毛垂帘似的颤抖,粉嫩的柔唇因为过于紧闭而微微泛白,富有弹性的肌肤绷得紧紧的,像个当了机的电子美女。
 
    为了让她放松,我的鼻尖轻轻触过她光滑圆润的额头,嗅着她发际的幽香,再缓缓向下划过了她挺秀的鼻梁与她白皙光润的鼻尖厮磨触碰。她的鼻息变得粗重,鼻孔喷出来的处子芬芳,令我胯下的大阳具刹时鼓胀起来。
 
    她可能感受到圆润的俏臀下有一根凸凸的肉柱不老实的话声。
 
    「李望星你说九点半到的,现在都快十点了」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乍听到她的声音,我的心跳还是没来由的加快。
 
    我转身看向她,她的长发在夜风中轻微的飘动,削瘦的脸孔冷峻无比,侧着身子不看我,我这时才发现石美女的侧脸原来那么好看,圆润的额头,挺秀的鼻梁,那张微薄的樱唇,有个性的下巴。
 
    嘿人说耐看型的美女指的就是她了吧
 
    她见我不说话,只是发傻的瞧着她,有点着恼。
 
    「说吧你想怎么样」
 
    「没有啊我是白天没自够你,晚上还想看看你嘛」
 
    「没什么好看的,我们把话说清楚,你要是以为我们之间有了什么关系,你就可以为所欲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她说这话时,转过头来狠狠的盯着我,眼角微向上挑,充满傲气的美眸中射出凌厉无比的目光。
 
    「我们别在这里吵架好不好,你想说清楚,我们换地方去说清楚好不好」
 
    石美女转眼看到骑楼外人行道上有一对经过的年轻情侣,正在好奇的驻足观看,只得放低了声音。
 
    「你说到那儿去谈」
 
    我掏出临下班前张班长交给我的公司钥匙,要我明天六点半以前就到公司开门。
 
    「到公司去谈」
 
    我说完不再理会她,径自走到偏门,拿钥匙开了大楼的铁卷门。
 
    看着上升的铁卷门,夜色中她晶白的齿咬着下唇,迟疑着。
 
    我接着又开了一楼的大玻璃门,转头看向她。
 
    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言不发,走入大门,丢下了一句话。
 
    「不许锁门」
 
    在公司的豪华大电梯里,我忍不住又从光洁如镜的不锈钢电梯门反射下偷偷的瞧着她。在电梯的灯光照耀下,直到现在才看清楚,原来她穿的是深墨绿色的丝质上衣及紧窄的短裙,难怪在暗影中看起来像一身黑衣。
 
    她那两条穿着薄透明丝袜,超短迷你裙下露出一大段的浑圆白皙大腿,不禁让我想到,如果裙子再短一寸,应该看得到她的小内裤。
 
    我心里想着,她专程换了这套衣服来跟我见面,是白天在女厕里的好几次高潮尝到了甜头,想引诱我再上她,还是故意要让我看得见,吃不着
 
    自始至终,她的脸孔冷若寒冰,对我毫不掩饰大胆打量她的贱模样视若无睹。
 
    我开门进了公司,看到门口的接待室及柜台,不禁想起刚被我开苞的周晓琳,愧疚中没来由的一阵亢奋,再看到由接待室走入大办公室的石美女修长美好的背影,胯下的大阳具竟然莫名其妙的抬起头了。
 
    石美女靠坐在她自己的办公室桌边,两手肘交叉在她号称32c,但我认为只有32b的胸前,面无表情,冷眼瞧着我。
 
    我没睬她,直接走向董事长办公室。
 
    「你要到哪儿去」
 
    由她喉间干涩的声音,可以知道她正压抑着内心的紧张。
 
    我直接打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转身看向她。
 
    「董事长会谈室有沙发,我们坐着聊」
 
    「我不想坐而且董事长的办公室,不是随便可以让人进的」
 
    「嘿我每天不想进董事长室,都被逼得要进好几回,有什么稀奇我累歪了,再不找个地方坐坐,明天我可没力气帮你们倒垃圾了」
 
    我说着走入外间会谈室坐下,同时忍不住瞄了一眼里间咱们公司二龙头唐小姐的办公室,想到唐小姐那让全世界男人目眩神迷的「仙姿俪影」,我不由得混身燥热。
 
    石美女来到办公室门口,轻靠在门边,依旧两手交叉抱在32b的胸前,死眉死眼的盯着我。
 
    「说吧」
 
    我靠坐在真皮沙发上,一脸无辜的说。
 
    「你要我说啥白天我只是不想让你太失面子,所以就约约你,让你有机会可以很神气的拒绝我」
 
    她没想到我这么说,要是她的眼神能杀人,我已经死一万次了。
 
    「李望星你什么意思我需要你给我这面子吗就凭你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敢来约我,我已经是丢脸丢到家了,我现在郑重的警告你,今后你要是敢再碰我一根汗毛,我就要你好看」
 
    她说完气冲冲的转身就走,对她在我职位上的奚落污辱,我忍不住一股怒气涌上心头,他妈的服务员不是人吗没有老子帮你倒垃圾,你早被垃圾臭死了
 
    「慢着」
 
    我由沙发上跳起来奔出董事长办公室,她才走了几步就被我一把拉住手肘,她返身用力甩手,怒叫着。
 
    「放手你想干什么唔」
 
    她话没说完,我已经一把抱紧了她,用我的嘴封住了她薄俏的樱唇。
 
    今天我这个小小的服务员玩定你了

>>>>本文《嗯你好坏》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