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0-05-22 23:01 的文章

admin,按摩后我狂插律师和姐姐,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按摩后我狂插律师和姐姐

    我有一姐一妹:姬儿,24岁,高挑苗条,深褐眼珠,一把棕色秀发又长又
 
    直,有一对不大不小的尖挺美乳,大而翘,腰背处及肚脐四周均有刺青。免费小说请牢记她
 
    或许不是海报女郎般的性感尤物,但我的朋友一致认定她是这里最惹火的女郎。
 
    他们说的大致不错.姬儿是个聪明的女孩,正在念大学,和一个同学认真的交往。
 
    珍娜,芳龄18,浅金短发,蓝眼珠,身躯娇小玲珑,圆滚滚的小,一级棒
 
    的屁股。她是个美艳动人的小妞,爱去派对,总是惹麻烦。
 
    我为何清楚知道她俩的身体特徵读下去自有分晓
 
    上个春天,我姐姬儿趁大学春节假期回到家里来。她和珍娜共用睡房,逗留
 
    大概一个月。开头数天,我们三人常常一起参加派对;我刚满21岁,可以合法
 
    地和大姐去酒吧饮酒。我俩和一大班朋友由一间酒吧喝到另一间,不到凌晨不回
 
    家。很不幸的,珍娜还不够大,不能和我们一起四处去寻欢作乐。
 
    我俩通常都会待到日出前最后一间酒吧也关门才归家,而我立刻就会不省人
 
    事。姬儿入了大学,豪饮的经验比我多了几年;我试要和她一较高下,可总是输
 
    得很惨.
 
    经历过数个痛饮的漫长夜晚,一早醒来我有种不太对劲的感觉我试着回
 
    想昨晚的细节,希望找到解释。那种豪饮长夜的最后几个钟头的事一点儿也想不
 
    起来了。姬儿说过这叫不省人事,我压根儿记不起前晚喝醉前后发生的一切。她
 
    告诉我那是喝酒过量的徵状,并提醒过我要留神。「至少我没有驾驶,」我说,
 
    之后我们就没再多谈。
 
    总而言之,事有跷蹊。我想不透为何会这样。我觉得老二有点儿痛;难不成
 
    昨晚我干了那回事我等着见到姬儿时问上一问;若果真有那回事,她定会告诉
 
    我。我会为此大为火光,因为我竟然完全想不起来了我觉得自己醉死前好像
 
    曾经射过精。
 
    午饭过后,我见着了姬儿。我问她昨晚玩得开不开心,乘机套取消息。她迷
 
    惑地看着我,然后说:「噢,又不省人事了,是吗放心,你没有令你或我或甚
 
    么人难堪。你老姐我可有好好的照顾你,回家时你都烂醉如泥了你不要喝得那
 
    么过火啊,安迪。你老是不省人事,累我担心。你睡成那样,有时我怕就连原子
 
    弹也弄不醒你呢。」好吧。我想我应该没有干那回事,大概只是撞到老二罢了。
 
    第二天晚上,我们到了数条街外一所大宅参加派对。珍娜也在,如我所料,
 
    她又在惹麻烦,就是那种一个辣妹在色中饿鬼环伺的派对中所引起的麻烦。女孩
 
    子恨死她,也恨死自己的男友;男人为谁能抱得美人归争个你死我活。却没有人
 
    成功。珍娜总是能够从这种场面脱身,尽管绝非容易。也有人想钓姬儿,还有我,
 
    但我们去那里并不是为此目的,只是想和朋友社交一下而已。
 
    那一晚,我在深沉的梦乡中梦到了。严格来说,是才对。完全醒过
 
    来时我又有那种奇怪的感觉;我短裤前面那个尿洞黏稠稠的,都是正在乾的jing液
 
    我竭力回想,不错,我记得我发了个春梦,可是无论如何,我可从没试
 
    过梦遗或许我睡着时射了精吧。这件事开始严重地困扰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