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0-05-22 23:01 的文章

admin,我窃听全家女人,呜呜两根一起会坏的,我窃听全家女人

    从棉被的下方露出两条白玉也似的大腿,雪白近乎半透明的大腿根部,在她的睡梦中轻轻地蠕动着。免费小说请牢记在这夏夜的空气里,彷佛充满令人快要喘不过气来的大气压力,我感到有股火热的在我身体里沸腾着,觉得两颊发烧,全身冒汗。我拼命地想用理智抑制冲动的本能,却无法完全压住,逼得我伸出颤抖的手去搓揉着我硬挺的大。
 
    就在此时,妈妈像做梦似地模糊呓语着,接着又翻了个身,把她肥嫩的大屁股露出了棉被外,我猛吞着口水,睁大眼睛瞪着那两个丰肥的肉团子,光是看着就足以成为让我的魅力了。我忍不住地怀着忐忑的心情,躺到妈妈的身边睡了下来,妈妈的呼吸轻盈而有规律,表示她已沉沉地睡着了,我把脸靠近她的胸前,在微暗的灯光下,欣赏着妈妈那雪白丰润的肌肤,鼻子狂嗅着女性特有的甜香味道。我冲动地很想要伸出手去抱住妈妈的娇躯,但还是不敢造次地拼命忍耐着,可是隐藏在我体内的却战胜了我的理智,终於我颤抖抖地伸出了手指,轻轻地触摸到妈妈肥臀的嫩肉,接着在她那两个大屁股上抚摸着,妈妈没有惊醒,使我更大胆地在她屁股沟的下方摸弄起来。
 
    我将自己的身体靠进她的娇躯,从裤子里拉出坚硬的大贴在她的屁股肉中的小沟里,妈妈柔嫩的肉感震憾着我的,我伸出一只手轻轻抱住妈妈温暖的身子,微微挺动下身让我的大在她屁股沟里磨擦着,柔和的弹性和软绵绵的触感,使我舒爽得精神恍惚了。不知何时我的手已经抚揉着妈妈的房,那两颗丰肥的也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快感,我的另一只手慢慢地往她下身移动,来到可能是大腿根部的上方才停止,悄悄地拉开睡衣的下摆,将妈妈的小三角裤一寸一寸地褪到膝盖上,手指伸到她的上搓磨着细柔的阴毛,手掌感到一股儒湿的温热,心脏开始猛烈地跳动着。我终於伸出手指插入带着湿气的神秘,但食指太短,於是我又改用中指,妈妈在沉睡中又翻了个身,发出:「唔」的一声模糊的梦呓,接着又继续睡了。
 
    我急忙退回身体,深恐她此时醒来,那我不知要如何自圆其说了。在柔和的灯光下,妈妈的睡姿是那麽地诱人,呼吸时胸前高高耸立的两颗肉球,像有生命般地起伏不定,下身的粉弯、雪股、哪一样都引人入胜地让人目不暇给。这次妈妈仰睡的角度,使我无法替她穿上刚刚色胆包天偷偷脱下来的小三角裤,就在欣赏这美女春睡图的情形下,我也无法抵挡睡魔的侵袭,朦朦胧胧地昏睡过去了。睡到半夜,我被一阵轻微的震动所惊醒,睁眼一看,啊妈妈的睡衣竟然敞开了,下身的三角裤不知何时也褪到了脚踝上,妈妈带着含羞的表情微微地呻吟着,右手在她自己小腹下那乌黑亮丽的卷曲阴毛上抚摸着,左手按在高挺的上揉搓着。
 
    妈妈的脚张的那麽开,腿又伸的那麽长,所以我眯着眼都能看清楚她黑黑的阴毛和红嫩的,这时我的心跳加速、手脚微抖地压抑着我吐气的声音,怕妈妈发觉我在偷看她自慰的情景。只见妈妈的右手拨开了丛丛的阴毛,如朱砂般鲜红的小肉缝就露了出来,她开始慢慢地搓揉着洞口的小,闭着媚眼,呻吟的声音也越大了。妈妈纤细的手指揉了一阵,接着伸出食指和无名指,翻开了她洞口的那两片鲜红色的肉膜,让中间的花蕊更形突出,再用中指触摸着发硬的,一霎时,妈妈的娇躯激动地紧绷着雪白的肌肤,然后开始浑身颤抖了起来。揉了一阵子,妈妈又觉得不太过瘾,继而把她的中指整根插入了潮湿的肉缝里,一抽一插地扣弄着,我眯着眼睛偷看妈妈的娇靥,只见平日里风华绝代、楚楚动人的她,此时看起来更娇媚淫荡得令人血脉喷张。妈妈一手揉着,一手在她里不停地进进出出插弄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也不停地在卧室里回响着,这意味着她正迫切地需要替她的止痒,好让她自己能够获得舒爽的快感。
 
    我对眼前所发生的情景,很想能够靠近一点看着,希望能满足心里对女性窥视的,妈妈的手指越来越激烈地搓揉着股间两片像蝴蝶双翼的,在里插弄的中指也加快了进出的速度,而她的肥臀一直往上挺动着,让她的中指能更深入地搔到她的痒处,两条也分得像劈腿般张得大大的,那淫猥的景像刺激得我起了一阵抖颤,欲火终於将我的理智击溃了。我猛然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开坐了起来,妈妈想不到我会有这种动作,吓得她也从床上跳了起来,红着脸和我面对面地望着。
 
    妈妈颤抖着身子,看了我一眼,然后粉脸含春、双颊羞红地低下了头,一付娇滴滴、含羞带怯的模样,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爹着声音,无限柔情地唤道:「清清次我我妈妈」妈妈的三角裤还是挂在她的脚踝上,在我眼前诱惑着的是乌黑的阴毛、高突的和湿湿的肉缝,妈妈吓得太厉害了,以致她的中指还插在里,忘了拔出来呐我想开口,却发觉喉咙像堵住了一样费了好大的劲才说出:「妈妈我我」受到妈妈美色的诱惑,忍不住地伸出抖颤的手,摸到了妈妈那流着的小肉缝,我们母子俩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啊」的声音,妈妈害羞地把她的娇靥偎进了我的胸膛,并且伸出小手拉着我的手抚在她的酥乳上,我摸着妈妈丰满浑圆的肥乳,感到她的心脏也跳动得和我一样快,低头望着妈妈娇艳的脸庞,不由自主地在她的上搓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