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娱乐 2021-07-20 10:21 的文章

秩名,别成功那么早,国外泑交,别成功那么早

20多年前,我的一个年轻同事甲很顺利地评上了教授,而另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同事乙连副教授也没评上。当时的系领导就私下对我说,甲成功那么早不一定是好事,没有了动力,没有了目标,再发展就很有限了。而乙呢,别看没评上,但他很有韧劲、后劲,让他受些磨难,晚一点成功,说不定能成大器。
老领导的预言果然成了现实。那个太早就成功的同事甲,后来发展平平,虽论文不少,但档次不高,书也出了几本,但都是平庸之作,因为他没什么压力了,早早就功成名就,再往前奔又太费劲,就有些混日子的意思,结果后来的几次职称续评,都排得很靠后,快接近淘汰的边缘了。而同事乙,虽然将近40岁时才评上副教授,可是他走得很稳,很扎实,一直在默默地积累,成果丰且质量高,44岁被扶正后,科研能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科研成果出现了井喷现象,连续拿下了几个国家级课题,还获得国家科技奖多次,在业内有了很高的知名度。54岁时终于实至名归,脱颖而出,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当然,人与人不一样,成功的早晚也不是人们能随意控制的,少年得志和大器晚成都可喜可贺。如果少年得志后能戒骄戒躁,继续前进,不断创新,再展宏图,那是再好不过的,毕竟人生苦短,转眼就是百年,连作家张爱玲都说过“出名要趁早”,而像姜子牙那样“七十而相周,九十而封齐”,也未免太晚了一些。但是,有人的成功之路很顺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年纪轻轻就建功立业,令人羡慕。有的人成功之路就很坎坷,一路磕磕绊绊,踉踉跄跄,历尽艰难,人到中年或进入老境,终成大业。
就我个人体会来说,觉得还是成功慢一点好。成功太早,就容易骄傲自满,固步自封,在鲜花和美酒中陶醉,在掌声和恭维中沉迷。南朝的江淹,少称神童,聪明过人,青少年时期都是在赞誉和追捧中度过的,很年轻时就成为一个鼎鼎有名的文学家,可年纪愈长,文笔愈差,诗文平淡无奇,渐渐就湮没无闻了,最后只留下了一个江郎才尽的成语。
成功太早,没有经历长期奋斗的艰辛,没有遇到失败的打击,不知道人生多艰,江湖险恶,或可凭聪明小有得意,借东风偶有建树,但终难成大器。但看那些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很少有40岁以前的年轻人,大多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因为成功是需要积累的,特别是那些影响巨大的成功,没有几十年的殚精竭虑,没有一次次的探索积淀,是垒不起成功的金字塔的。
成功太早,只顾得埋头向目标猛冲,心无旁骛,聚精会神,还没来得及欣赏路边的风景,就稀里糊涂地冲到了终点,路上经过了哪座名山,哪个古刹,都毫无印象,实在是可惜。毕竟成功不代表一切,不是生活的全部内容,我们来到世间,是来创造财富的,也是来享受人生的。晚来一些的成功,使我们可以从容不迫地去体验奋斗中的甜酸苦辣,可以细细地品味生活中的丰富多彩,在漫长的前进道路上,扎扎实实地走向成功。
成功太早,就容易失去目标、失去动力,失去奋斗的激情,失去百折不挠的斗志,因而使人百无聊赖,无所寄托。古时那些赶考举子,如果考场得意,早早金榜题名,可能也就早早忙着去升官发财,把寒窗苦学的那点学问也早早还给了老师。反倒是那些科举不顺的士子,年年苦学,岁岁积累,披沙拣金,最后多有成为学问大家的,譬如《聊斋》作者蒲松龄。
成功不必太早,随遇随缘最佳,如果当不成少年得志的王勃、李贺、周公瑾,做一个大器晚成的庾信、姜尚、蒲松龄也挺好。

>>>>本文《别成功那么早》全文在线阅读<<<<